「兒子考試交白卷,我才知道我錯了!」香港歌手陳美齡:關注孩子的感情,而不是考試成績
照片提供:三聯出版社

62歲的教育學博士陳美齡是歌手、作家、也是演講家,成功培養三位兒子進入美國名校史丹佛大學,她的家庭教育理念深受廣大家長肯定。陳美齡經歷了豐富多彩的人生,從結婚生子的喜樂、義工見聞的震撼,到確診乳癌的晴天霹靂,不同的人和事,在不同階段給了她不同的啟示,也織成一套她對生命和快樂的獨特看法。

有一天,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突然覺得右胸有一點痕癢。我摸了一下,發覺好像有一粒很小的硬物在裏面。我一愕,再小心的摸了一下,這次卻找不到。

我繼續看電視,過了幾分鐘後,又覺得有點痕癢。我再摸一摸,真的好像有一粒小豆子在裏面。

換著以前,我不會理會,但有上次手術的前車之鑑,所以我決定找醫生診治。

在日本,除了兒科醫生之外,我想起還有一個熟悉的醫生,就是婦科醫生。

我打電話跟她說:「我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今天可以嗎?」

她說:「你不是有第四個BB吧?」

我說:「不是不是,是其他事。」

醫生答應在下午見我,並用超聲波為我檢查。

「真的好像有一個小瘤,但在這裏看不清楚。我寫介紹信給你,去綜合醫院檢查吧!」

過了幾天,我拿著介紹信,到綜合醫院接受了乳房X光檢查。主治醫生看著
結果對我說:

「在你右邊胸部裏面有一個小瘤。」

他抬頭說:「可能是乳癌。」

我眼前一黑,好像心口被人打了一拳。張著嘴,卻說不出話來。

醫生說:「我會抽一些細胞出來檢查一下,希望是良性。十日之後應該有結果,我會打電話給你,你不用打電話給我,請等我的聯絡。」

我很擔心,但又懷有一絲希望,因為上次的瘤是良性的,可能這次也是吧。

過了十日,醫生沒有打電話給我們。

晚上十點多,金子力說:「我打電話給他。」

我說:「醫生不會在的。算了吧!」

但金子力不聽我說,打電話到醫院,醫生果然還沒有回家。

我望著金子力講電話,他的面色越來越蒼白,聲音越來越小。

他掛上電話後,我問他:「結果怎樣?」

他搖頭說:「你有乳癌。快些換衣服,醫生在等我們。」

當時我腦海裏只有兩件事。

第一是協平。他只是小學生,不能沒有了媽媽,我不可以把他留下就死掉。

第二是我的媽媽。我不可以比媽媽先走,讓她傷心。

我呆立原地,心神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