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立法者、工會和企業多年纏鬥之後,南韓議會通過一項法案,將每週工作時間的上限從68小時降到52小時,加上先前將最低薪資調漲16%,堪稱是文在寅總統的一大勝利,但是南韓年輕一代之間正在興起一種工作遊牧民族的趨勢,愈來愈多南韓畢業生寧可到日本工作,也不要留在國內面對高壓競爭。

OECD調查南韓人每年工作2,069小時,排在墨西哥之後,長工時是促進經濟快速增長的關鍵,儘管南韓現在的平均薪資與英國和澳洲勞工差不多,但南韓人每年的工作時間比英國與澳洲多400個小時左右,且現在長工時被視為造成生產率與出生率雙低的原因之一。

修訂後的法案允許每週工作40個正常小時,加班上限12個小時,週末工作的薪資取決於實際工時,將增加50%到100%。南韓經濟研究所研究顯示,為了保持相同生產力,企業必須每年額外花費12兆韓圜,約合110億美元。

新法將豁免業務種類的數量從26個減少到5個,豁免的企業包括運輸和醫療保健業。18歲以下勞工每週工作上限從40小時降為35小時,相當於法國的標準。

南韓企業出現反彈,南韓微型企業聯合會表示,小企業無法負擔僱用更多員工,且這些限制將迫使員工尋找額外工作來彌補收入損失。立法將根據企業規模分階段實施,擁有300名或以上員工的公司需要從7月開始實施新制,50到299名員工的企業從2020年起開始實施。

不過,在當地就業門戶網站一項調查中,46.3%的受訪者表示他們下班後繼續工作,只有37.7%的受訪者表示有拿到加班費。南韓人平均每週加班2天半,新法如何貫徹是一個問題。

且即使降低工時與提升最低薪資,仍無法阻擋年輕人出走潮。根據TheJapanTimes報導,南韓人力資源發展處表示,過去3年透過政府資助計劃出國的南韓人數量成長2倍,從2014年的1,679人增加到2017年的5千人,且10個人中有6個選擇去日本。2017年日本的南韓勞工人數超過5萬人,年增8千人。

日本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創紀錄高達97.6%,申請人平均可獲得兩份工作機會,但2017年底南韓的青年失業率為9.9%,是有紀錄以來的最高數字。南韓勞工教育程度大幅提升,但沒有相匹配的工作職缺,若加上尋找全職職位的兼職和放棄尋找職位的人,南韓青年失業率高達22.7%。

對南韓年輕人而言,畢業之後要進理想企業難如登天,畢業後至少要花一年時間準備適用國內公司要求的最低標準,如果沒有頂尖大學學位與企業實習經驗,即使有電腦程式設計和語言等技能證書,擁有職場入門級所需的最低條件,也無法保證有工作。此外,南韓艱難的就業市場也不是南韓人出國工作的唯一原因,社會保障福利和更好的工作環境是考慮海外工作的首要原因,其他還包括個人成長機會較多。

不過,在日本工作沒有想像中那麼愜意。例如日本企業不太能接受與同事喝咖啡的休息時間,以及工作時看手機等。可能是因為工作時間限制、加班費等概念在日本嚴格實施,因此企業更看重員工在辦公時間的態度。

日本企業歡迎南韓年輕人,是因為南韓人生長在高度競爭的環境,他們有很好的履歷,且日韓有共通文化,適合團體工作。對南韓人來說,日本的文化、地理位置及更好的工作環境是優勢。

在南韓一項調查中,有87.6%的20~30歲受訪者表示,如果有機會,他們願意在國外工作,86%的人認為工作遊牧民族的數量勢必繼續上升。報導訪問一名受僱於日本麒麟的26歲南韓人表示,「我喜歡南韓,但即使我在競爭中倖存下來,我也感覺不到快樂,而作為一名驕傲的南韓人在國外生活,也是不錯的選擇。」

資料來源:

Asia’s Most Overworked Country Succeeds in Reducing Work Hours
South Korea cuts ‘inhumanely long’ 68-hour working week
South Korean ‘job nomads’ follow their dreams to Japan

本文獲「科技新報」授權轉載,原文:好工作難尋,南韓青年棄守家園做「工作遊牧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