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任何人的主人,
也不是任何人的僕人,
這就是我的成就。

我就快要85歲了,儘管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變老。但藉著這個機會,我想要回顧這大半輩子,究竟得到了什麼?我滿足嗎?是,也不是。

說不是,是因為時間過得太快。說是,是因為我只有一個願望:經濟與思想上的獨立。這個願望我已經達到了,「我不是任何人的主人,也不是任何人的僕人!」這就是我的成就。

我的雙親是富裕的中產階級,我的父親在布達佩斯是受敬重的企業家,我的母親愛好音樂,具有真誠的高貴思想,她的繪畫與寫作天分並沒有用在穿著打扮上,因為她把一生都貢獻在養育四個孩子。如同歌德所說:「從父親,我得到立身處世的軀體;從母親,我得到樂觀的性情與荒誕不經的興趣。」但是我們整個家產在二次世界大戰後全部付之一炬,幸虧父母供我受的教育,讓我可以照顧他們在瑞士像帝王般生活。

我在布達佩斯大學主修哲學跟藝術史,本來還想修音樂,但因為已經額滿而作罷。

後來我空降到巴黎股市,並且留在那裡。接著我在財經世界的叢林裡努力學習,轉戰紐約、倫敦跟蘇黎世。今天我把十個城市當成自己的家,說四種語言:跟上帝用匈牙利文,交朋友用法文,與銀行家用英文,和學生,還有女士們用德文。

三十五歲就可以退休了

35歲時,我的第一個事業堪稱已經達成了,可以用投資所得退休養老去。在沒有任何挑戰跟煩憂的情況下,50歲時我得了精神官能症,甚至被沮喪所困擾。在這樣的危機下,我開始了第二個事業:財經記者跟作家,這一切要歸功於一位心理學教授,那時我向在蘇黎世任教並執業的李歐普‧斯容帝(Leopold Szondi,譯註:著名的遺傳性精神疾病分析專家)教授求教。他給我進行了到目前還是很實用的斯容帝測驗,我必須把48張照片依喜歡或不喜歡分類出來。教授將那些照片重新混在一起,讓我反覆測驗了好幾次,然後他開始計算並分析,結束時他突然問我一個問題:「您家裡有誰是暴虐狂?您不用震驚,我的意思是,有誰是精力充沛而且容易動怒的。」

我不假思索的回答:「當然是我父親了,他暴怒的時候是很嚇人的。我母親則是特別的溫柔。」

「您是遺傳到父親的天性,身體裡積壓了許多能量,它們想要出來卻找不到出口,您是否偶爾會暴躁不安?」

這點我必須承認。

「看吧,因為您是受過教育的,一旦要抵抗身體裡那股蠢蠢欲動的能量時,就造成精神上的失衡。如果是沒念過書的鄉下人,我會建議您去砍柴,折彎鐵棍,敲碎石塊,如果年紀適合,我會建議您去學習外科,那樣就可以名正言順對別人動刀。但現在我只能建議您:寫些東西吧!有什麼是您特別感興趣的嗎?」

最令我感到興奮的就是音樂跟股市。

「那您就寫這些東西吧。」

我由衷地感謝並且答應他,一定會試試他的建議。我還記得,當時我覺得很丟臉,在經過這位世界聞名的教授診治後,我還從他的學生身上得到一筆酬金,50法郎。

因此我搖身一變,除了是股市專家(不需要花費多少精力),還是財經作家。雖然我也是頭號樂迷,可惜學藝不精,沒辦法當個專業的音樂人。我的第一本書《這就是股市》,是用法文寫的,且被譯成七種語言。過一陣子,我成了《資本》雜誌的專欄作者,從此就再也沒有沮喪的困擾。伏爾泰(Voltaire)曾經說過:「描寫金錢是比賺錢簡單的。」但是對我來說,完全相反;我必須先會賺錢,才有辦法寫出來。

現在《這就是股市》發行已經超過30年了,除了有不少正面的評價,在蘇黎世的《世界週刊》(Weltwoche)還有過一則書評,標題是〈一個偽君子的告白〉(而不是〈一個投機者的告白〉)。很顯然大家把我跟費利克斯‧克魯爾(Felix Krull,譯註:是托瑪斯‧曼(Thomas Mann)未完成的遺作《騙子費利克斯‧克魯爾》的主人翁)給搞混了。

我住在蘇黎世的大姐對這件事十分生氣,他的小弟竟然被稱作偽君子!朋友也建議我上法院去抗告,但是我一點也不這麼想。太好了!我這麼認為:大家一定比較喜歡看一個「偽君子」的告白,而不是隨便一個財經專家所寫的枯燥文章。《這就是股市》銷售相當成功。

有一本在維也納相當知名的經濟雜誌,在幾年前有很大一篇關於我的報導,而這個聲名狼藉的字眼又再次給用上了。他們訪問了幾位股市投資者對於我的看法。我的朋友、匈牙利的貴族葛拉芙‧安柏若奇(Graf Ambrozy),退休前是維也納一家銀行的高階領導人,現在從事蘭花育種,他發表了以下的聲明:「我認為我相當敬重的安德烈‧科斯托蘭尼是一個偽君子。證據是:有一次我請他一起吃晚餐,最後讓他付咖啡錢。」

這當然是他不怎麼高明的玩笑,但是雜誌社還是很欣然地接受了他的說法。然後發生什麼事呢?因為這篇文章,我收到許多從維也納寄來的申請函,說要來上我的股市研究課程。我怎麼會是偽君子呢?否則大家怎麼都想來上我的課,這件事真的替我打了個實質的廣告。

16年前,我跟我的朋友兼拍檔哥德佛利‧黑勒一起設計一個股市研究課程,也開始了我的第三個事業「股市教授」。那時我在銀行跟大學裡已經是相當知名的客座講師,當然他們不會給我一個正式且常設的教職,所以我便開辦自己的研究課程,不是在大學裡,而是在咖啡屋的桌子旁,教授的便是關於股市的知識與股市預測。在這個屬於我的講台上,我實現自己的願望,也可以跟新的一代分享我的理論跟經驗。

不一定要富有,但一定要獨立

經濟上的寬裕使我的思想得以獨立,在這種情況下遭人嫉妒,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並不會困擾我;因為我情願有幾千個人嫉妒我,也不希望有一個人同情我。儘管如此,我還是有百來個朋友;最年輕的15歲,最老的剛剛以105歲高齡去世。職業有學生,有教授,有千萬富翁,社會階級上自皇族王子跟教會侯爵,下至街頭流氓跟小偷。

我有什麼還沒經歷過?有哪裡還沒住過?沒投資過?有一陣子我有失眠的問題,老辦法,我就開始數數,但不是數羊,剛開始我算我的同學,然後算我住過的城市跟國家,我去過的歌劇院,我認識的女性。但是當我算到曾經跟我共事過的股市經紀人,還有我曾經待過的股市,我開始有點恍惚,就在算到第50個的時候,我相信,就是里斯本,我就已經睡著了。

年紀大給我帶來哪些缺點?哪些優點?年老所帶來的改變是心理上的看法,還有對時間的感覺。年輕的時候,我老覺得時間緊迫,想快點賺錢,覺得自己被投機的風險遊戲給深深吸引,腦筋總是快速地運轉。今天我則是用帶著哲學觀點的泰然來看待日常瑣事,我不知道,明天會是怎樣,但是我知道昨天是那樣,今天是這樣,如此也就夠了。

現在我可以慢慢地想,想一整年的計畫,其實我也不知道,明年我還在不在。現在時間過得飛快,不夠去做我有興趣的事情,我需要的是一天有48小時。

我已經沒辦法再學習新的東西了,但是我們老人在自己的框框裡卻是愈來愈活躍。每天我都在學習,每個日常小經驗、小事件,都會輸入到我的個人電腦裡(我的腦袋),吸收、衡量,把多餘的扔掉,然後只把重要的,根據以往的認識自動分類。

我必須持續保持注意力,才有辦法處理經濟市場上數不清的問題,所以我特別專注於鍛鍊某個特長,很多心理學家認為這是很少見的,當我不需要用到腦袋時,我可以關掉,裡面是完全的「一片漆黑」。當我需要用來解決問題時,我可以把「燈光」打開,把情況看得清清楚楚,就像有探照燈照著。我的工作室凌亂得可以用狗窩來形容,但是我的腦子永遠是有條不紊的。

有一個25歲的小夥子有次帶著幸災樂禍跟不懷好意的態度問我,我是不是打算要騙他?「沒錯,」我回答說:「除非你可以把我的經驗和體會放在箱子裡打包帶走!」他並不知道,老年人也有屬於自己的小樂趣。他也不知道,我們這些超過80歲的老人家,在巴黎有一個特別禮物:「搭地下鐵時,可以在早上9點到下午5點間,用二等車廂的票坐頭等車廂。」人生八十五才開始,我說的沒錯吧?

書籍簡介_一個投機者的告白之證券心理學(增修版)

書名:一個投機者的告白之證券心理學(增修版)
作者:安德烈.科斯托蘭尼(André Kostolany)
譯者:林瓊娟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8/02/01

本書特色

1、科斯托蘭尼的交易所研究課,啟發所有投資人
世紀投機家安德烈.科斯托蘭尼,在慕尼黑咖啡館暢談,也在德、奧大學授課,分享他80年來看穿全局、掌握人心的投機智慧。直至今日,混沌詭譎、一片迷霧的市場中,科斯托蘭尼的課堂,仍是投資人養成眼光、練就手感、鍛鍊心理強度的必修課。

2、揭密!小散戶這樣成為世紀投機家
因為科斯托蘭尼,「投機」一詞被重新定義,增加了深思熟慮、摸透大眾心理和趨勢,繼而逆向操作,不憂不懼等待獲利或翻盤的智慧。「投機」蛻變為一門藝術,而他永遠是史上最特立獨行、眾人追隨的散戶投機家。

3、台灣三書長銷逾18年,銷售達80萬冊,新版上市!
增修版2018年重磅上市,老中青讀者、從新手到骨灰級投資者,人手一冊!

4、台股漲跌、景氣起落之際,該進場?該空手?看科斯托蘭尼!
希望與不確定性雜陳的年代,一個永恆不變的指引──科斯托蘭尼的投機智慧。教你改造自己的投資基因,摸懂市場起落的道理,學科斯托蘭尼「在槍炮戰火中買進,在悠揚音樂中賣出」。

作者簡介

德國知名投資大師,嫻熟金融商品和證券市場的一切,被譽為「20世紀股市見證人」、「20世紀金融史上最成功的投資者之一」。

1906年生於匈牙利。13歲隨家人移居維也納後,開始著迷於歐洲各種貨幣的不同變化,從而展開其絢麗多彩的投機人生。他在德國投資界的地位,有如美國的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他的理論被視為權威,德國的投資人、專家、媒體記者,經常詢問他對股市的意見。

18歲時,父親送科斯托蘭尼至巴黎學習股票,影響其一生的人生觀與金錢觀皆於巴黎建立,並立志成為百萬富翁。此後他持美國護照、在德國工作,歷經兩次世界大戰,遭逢兩次徹底的破產。但科斯托蘭尼說:「投機者要提得起、放得下。」每一次衝擊的谷底,都讓他彈跳得更高。

70年代開始,科斯托蘭尼多了一個新頭銜「股市教授」,他開始在德國和世界各大都市的咖啡館中,教授股市知識和預測,上自王孫貴族,下至販夫走卒,都是科斯托蘭尼咖啡館講座中的學生。咖啡館講座回響熱烈,不但學生人數大增,連各大金融機構、銀行也爭相邀約演講,而科斯托蘭尼也成為德國、奧地利多所大學的客座教授。

科斯托蘭尼不僅是成功的投資者,也是廣受讀者喜愛的作家。雖然在35歲就賺得足以養老的財富,但過人的精力,使他不甘就此退休,轉而發展第二事業,將自己的證券交易經驗與理論,寫成一本本實用且平易近人的書籍,廣受讀者喜愛與推崇。60年代以來,30年筆耕不輟:《這就是股市》一書被翻譯成7 國語言,還拍成了電影,從此躋身暢銷作家之列;1991年的經典之作《證券心理學》一書,更是德國大學經濟系學生必讀書籍。從1987年以來共出版13本著作,在全球賣出300多萬冊的佳績,包括台灣、中國、韓國、希臘、丹麥,都有翻譯版本。此外他也是德國經濟評論雜誌《資本》的長期作者,供稿長達25年。

1999年,見證百年金融發展的科斯托蘭尼因病辭世,留下財富給繼承者,但留下典範給所有的讀者。

☛想學會投資?買書回家,經典慢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