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我回到美濃,從事環境保護、文化保存、青年培訓、農村調查及音樂創作等地方運動。十年後,我進入南台灣的縣級政府工作,陸續在高雄縣、台南縣及嘉義縣擔任水利局長、縣長機要秘書及文化局長。在這些地方工作,不管在野在朝,都得跟兩種人發生密切關係。對這兩種人的理解,對我來说非常關鍵。

這兩種人,一個是黑道,另一個是台大人,這兩種人也是目前對全台灣影響最深的兩種人。1988年蔣經國過世後,當總統的,一定是台大畢業的,當部長的也大都非他們不可。但離開台北,幾乎每個地方議會的議長都有黑道背景。

我坐在裡面,經常問自己一個問題,假設坐在議長席上的議長不是黑道出身,他該怎麼辦?答案是,永遠擺不平,因為黑道或非知識分子思考模式的人,是非台北地區的社會主流......

(全文詳見: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