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六龜高中學測全校成績未達40級分引起輿論嘩然,讓我想起「北一女厲害的不是老師,是學生!」以前我的高中數學老師常常這麼跟我們說。

台灣的公立高中,大概是所有教育體系裡最不平等的一個階段,所有的國中畢業生被迫以國英數社自五個科目的成績,由高到低排序填志願,兩年半後的高中學測,還要再用同樣的五個科目,再來評比一次。

大學還有特定科目加權或利用專長申請進入科系的機會,至少還有文、理組的區別,每個科系都可以採計不同的科目。大學的科系雖然也有志願排序,卻從來沒有如公立普通高中那般標準化,各個科系都有機會招收到75級分的學生,而普通高中因為大家學習的科目都是一樣的,未來要考試的內容也是全國一致,高分群的學生便會盡量往明星高中集中,使得高中的排名與成績的連結變得非常牢固。

107學測成績放榜,建北共有滿級分學生42人,建中70級分以上的學生有422人,佔全校高三比例39%,北一70級分以上學生有204人,佔全校22.7%,如果你進建中,有1/3以上的機率能拿到70級分以上,如果進北一,則有1/5以上的機率能拿在大學學測拿到70級分以上。

根據大考中心的資料,若拿到70級分以上,表示在全國所有考生中,屬於最頂尖2.45%的學子,勝過97.55%的學生,也就是說,如果班上有一百個人,拿到70級分以上就是拿到前三名的意思。

如果像六龜高中的學生,在學測中拿到40級分呢?根據資料,在40級分以下的有38.46%,也就是說,如果班上有100個人,拿40級分,大概就是只贏過39個人。也就是說,如果把建北最好的學生與六龜高中最好的學生拿來比,大概就是把一個百人班級裡的前三名拿來跟61名比較的意思。

很多人看到這樣的成績覺得很震驚,覺得六龜高中的老師教學一定有問題,北一女的老師一定教得比較好,其實這也未必。如果看學生的國中會考成績,六龜高中的學務主任說,學校裡收到的國中畢業生,幾乎都沒有一個科目拿到A,什麼意思?

根據104會考成績,對照5B以上的學生比例為55.5%,也就是說,如果班上有100個人,六龜高中收到的國中畢業生,最好也不過排第56名。

可是,如果要進入建北,則一定要有5A,甚至要有3科A++以上,只佔基北區考生的1.2%,也就是說,如果班上有一百人,能進入建北的學生,不只每個科目都要考到前幾名,而且總分還要考到班上第一名。

所以,批評六龜高中的學生學測不到40級分,就像批評一個入學時只拿到55名的學生,在兩年半後只考到第61名,而稱讚建北的學生學測超過70級分,就像稱讚一個入學時已經考到第1名的學生,兩年半後還是維持在前3名!這根本不是一件太令人意外的事情!

我們可以檢討的,反而是,為什麼我們在公立高中的教育體系,鞏固了優秀的學生仍然優秀,落後的學生始終落後的城鄉差距,同時,我們的價值觀念,竟也認為這樣的差距是合理的。

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我曾與碩士班的同學一起前進六龜國小進行營隊服務,當時印象最深刻的,不僅是從高雄深入六龜的路程有多遠,而是六龜國小校門前,便是一條大卡車來來往往的產業道路,而營隊進行時,下午有些學生請假,原因是他們要集體到「外面的都市」補習。

所謂的教育資源不只是電腦與資訊課,或是課後輔導,還包括圖書館、書店、展覽資源等,讓學生接觸到文化啟蒙的機會,偏鄉毫無疑問的是缺乏教育資源。國中會考與高中學測,按照成績選填志願與分發,就是把高分群的學生聚集在一起,也把低分群的學生集中在一起,而六龜高中在招生上明顯也缺乏優勢。

那年營隊帶過的小朋友,有些可能也是今年高中聯考的考生。我很難想像,一個從國小的時候,就得花更多的成本,才能獲得更好的教育資源的學生,到底需要有多少教師的耐心,又要有多少的毅力與決心,才能在高中學測結束後,得到一個能讓自己滿意的結果。

他們不需要像建北的學生們得到那麼多的光環,但至少,他們最不應該得到的,就是如同今日的討論那般,把已經弱勢的學生,再針對他們的弱勢,狠狠諷刺的酸言酸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