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央行新舊總裁交接,總裁印信睽違了20年,終於又「重見天日」,出現在鎂光燈前。

雖然許多央行公文都會用到總裁印信,但因為彭淮南擔任總裁達20年,印信沒有亮相的必要,許多媒體甚至央行行員,都沒有看過印信外觀長麼樣子。今天的交接典禮上,原本已經交接完成,印信被工作人員收回,現場媒體卻集體呼喚,表達沒拍夠,新舊總裁禁不住媒體要求,只好「再演一次」。

直擊交接現場》卸下央行總裁的西裝,彭淮南換「國民羽絨衣」開始上班
新舊總裁交接完成後,眼看印信即將收回,在場媒體大喊沒拍夠,於是新舊總裁從善如流,拿回印信讓媒體拍個夠。 (攝影者.陳宗怡)

今日包括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財政部長許虞哲、新光金控副董事長兼總經理李紀珠、國泰金控總經理李長庚等,都在場觀禮。而央行的退休主管群,更是全員出動,彷彿回娘家般熱鬧。

典禮大約一小時結束,媒體也紛紛離開。這時候,有位熟悉的身影,已經「變裝」出現在央行第二大樓。

他是彭淮南,剛剛才西裝筆挺坐在大禮堂講台上,交出印信、卸任總裁成為央行顧問後,馬上換上貌似Uniqlo輕羽絨黑色夾克,出現在他的新辦公室門口。

央行有兩棟辦公大樓,一棟是主大樓,總裁辦公室在主大樓6樓;另一棟俗稱第二大樓,顧問室在該棟10樓。交接後,彭淮南西裝筆挺地走下主大樓,走進第二大樓,卸下領帶、西裝的他,開始當顧問的第二人生。

彭淮南在央行服務43年又3個月,加計先前在銀行工作的時間,長達51年又5個月,超過半世紀;在家的時間都沒有比在辦公場所多。所以這個第二人生,推論也會非常忙碌。

至於他的10樓顧問室長什麼樣子呢?其實就跟彭淮南的家一樣,樸素、整潔、平淡無奇。放眼望去,均是藍灰色系,由於才剛交接,許多物品都還沒擺設好,倒是一箱箱的書籍、資料,已經等待新主人來爬梳整理。

彭淮南似乎刻意節制顧問室規模,除了秘書,以及文膽,另外還有前央行副總裁周阿定的辦公室也一併搬入10樓,其他並沒有多用人。

換上國民羽絨外套的「顧問」,才交接就顯得異常忙碌,碰到記者也只能說「很忙」,不多發言。不過,這也可能是他刻意要把央行發言權,留給新總裁的做法。

至於今天同樣換新家的新任總裁楊金龍,事實上只是換到「隔壁」而已,因為副總裁辦公室與總裁辦公室,本來就在同一樓。今天交接完後,他就開始馬不停蹄,準備以總裁之姿,參加三月初的行政院院會。

最先考驗他的,應該是最近的衛生紙、食品、許多民生物價的一連串漲風。盡管彭淮南在交接典禮上,強調台灣的物價是「low and stable inflation(物價漲幅低而穩定)」,並出具一張圖表,表示全世界各國中,只有瑞士,其通膨率低與穩定勝過台灣。

但民眾的感受很直接,很難用跨國比較說服,尤其這波漲價的主因,又來自於進口物價,例如國際紙漿,那麼台幣匯率究竟該如何拿捏,進口物價才不會變成眾矢之的?這個對內對外說服的工作,現在已由彭淮南交到楊金龍手上了。

另外,楊金龍今天致詞時,也留了一個媒體不太注意的梗,那就是區塊鏈技術。他是這樣講的:「本行也會嘗試以分散式帳本技術,來尋求提升支付系統的安全與效率的可行性。」這個「分散式帳本技術」就是區塊鏈的意思。

曾多次主導台灣支付系統改革的楊金龍,對於區塊鏈的應用,似乎信心滿滿,才會在公開場合,做上述的聲明。這也將是他與彭淮南的差異:前者在金融風暴時期大放光芒,被稱為「外匯殺手」;而楊金龍的新戰場,將會在金融科技。或許他的稱號將會是「區塊鏈總裁」,逐步標示出自己的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