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育公共化

社會局長許立民是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學生,跟隨柯多年,以學自然科學的醫生姿態,進入首都社政體系,眼睛看出去的世界自然與局內同仁大不相同,許立民如何利用這3年的經驗,擘畫出柯P下一任期內的「托幼社福」方向,是個有趣的議題。

而根據以往經驗,在首都托嬰價格讓家長大喊吃不消的情況下,透過政府托嬰補助的作法,反而會拉升市場價格,加劇困境,許立民在經過與專家的多次討論後,拍板了讓私托市場價格「凍」在2萬2000元,私人保母「凍」在18000元的方案,同時家長依舊能取得補助,減輕負擔。

要解決少子化問題,落實在地方層級,必須是具體可執行,且最好還能讓政策帶有「市場引導」效果,如此,才可以達到政府一出手,就有連動的效果,還要注意政策的負面效果。

「0-2歲托幼」社會局負責5萬寶寶照顧需求

「0-2歲托幼」,是社會局的對象目標,2歲以上便移交給教育局主管,在台北市,每年約有5萬3000多位的0-2歲寶寶,經社會局調查,約有18%的家長會希望外托(即非在家由自己或祖父母照顧),這些家長面臨了公托等不到、私托及保母價格過高的難題,為了解決父母的托嬰成本高昂困擾,許立民開出了三大施政軸線。

這3項政策目標分別是「私立托嬰中心2萬2000元計畫」,「保母1萬8000元計畫」,以及「公立托嬰中心續辦計畫」。上述全部圍繞著「托嬰公共化」的概念,即透過政府的介入,達到最終的效果:減輕父母生養負擔。

「生育補助」是現下各縣市政府的夯話題,如何在政府「發錢」之前,以帶有「前提條件」的方式約束相關人,使其做出有利於政府政策方向的事,是社會局的主要思路。

如何「凍住」市價?


社會局透過「友善托育」補助,由家長給業者壓力

首先,社會局先調查了市面上的「保母」與「私托」市價,以私托而言,社會局3年前先調查了全樣本的北市私托共99家的托嬰價格,而後設定市場中有75%的私托都可落入的價格金額,約為2萬2000元以下,以同樣方法,得出50%的保母市場價格,約會落入1萬8000元以下,基此,許立民希望將這兩個價格「凍」住,限制市場調漲。

然而,市場談何容易受控?根據以往實務經驗,政府一旦給予父母托嬰補助,往往帶來市場價格的相應抬升,將寶寶送往私托與私人保母的父母,會被收取更高額的費用,這是政府政策帶動的市場價格上漲效果,如此就失去政府補貼的本意。

因此,要如何在給與補助的同時,又能「凍住」市場價格,就要靠一點「公權力」及「正當理由」來介入了。

有什麼理由來限制私托與私人保母價格呢?許立民解釋,北市府設立「友善托育」補助,家長每月可領3000元,但凡申請此補助的父母,必須向社會局出示給付給私托每月2萬2000元,或給付給保母每月1萬8000元的合意書。

換言之,透過父母給業者壓力,讓北市的私幼與保母費用產生「凍住」效果,且凍在一個經社會局調研後市場可接受的價格,不得上漲。

而經過社會局計算,有心將寶寶送私托的爸媽,除了可領衛福部給予的每月3000元、北市給予育兒津貼2500元,以及北市再加碼的「友善托育」補助月3000元,共8500元,送私托的家長,只要實際負擔1萬3500元,同樣地,保母費扣掉以上補助金,父母實際負擔9500元,第二胎則分別只要月負擔私托10500元、保母6500元。

「凍住」每月22K價錢


私托家數成長3成至130家

政策的決定需要有力的支撐,才能服眾。許立民表示,社會局參考中正大學教授王舒云,調查台灣家長平均可負擔托嬰費用,介於8000-10000之間,社會局參考此數據,決定將托育金額壓在此範圍內,配合市場價格,訂出北市應加碼的補助數3000元,讓家長只需負擔私托1萬3500元,保母9500的金額。

有趣的是,訂出2萬2000元的金額後,許立民發現,竟有效地刺激市場私托數量。北市私托數,從2015年的99家,成長了3成,到今年的130家,且這130家中,有6成願意進入北市府設定的2萬2000元規範中,也有近8成共2300位的保母,願意受到1萬8000元的價格限制,基此,社會局評估,此政策效果有意義,值得繼續推行。

這些雖是對象是私立的托嬰中心與私人保母,但許立民用了一個詞彙對外包裝,叫做「托育公共化」,他說,因為有政府的介入,所以是「公共化」的表現。許立民表示,公共化的托育佔總托育供給量的比率,北市從2014年的10%,到今日的65%,未來還希望能爬到75-80%。

北市爸媽委外托育比例


社會局預計2018年拉升至18%

另外,根據社會局的規劃,希望將北市爸媽委外托育(即非自己或祖父母帶)的比例拉升,從2014年時的11%,現已來到15%,預計2018年要再往上拉到18%,而此數字也是北市兒少生活調查當前的「需求」數字。

換言之,北市每100個育有0-2歲baby的家庭,現有18個寶寶需要由公托、或加入市府友善脫育的私托、保母帶,北市若能做到這件事,則供給與需求的對接將更為吻合,減輕首都父母財務負擔的同時,也釋放出年輕父母的勞動力。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避免「托嬰補助」反拉抬市價 北市社會局長許立民透過這方法「凍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