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的台灣,「暴民」變成一個很好用的詞。許多人拿來指責那些敢於衝撞體制的抗議者。很多人往往舉出「法國大革命」後出現的「民粹主義」(populism)一詞,來攻擊這些暴民的行為會給國家帶來災害。但在討論這些暴民的行為是否恰當前,或許可以先了解一下這些暴民究竟是從哪裡冒出來?何以會越來越多?我們不妨就以讓民粹一詞聞名的法國大革命經驗,來探討一下究竟如何能遏止暴民的出現。

在談法國大革命前,先聽聽馬基維利 (Niccolò Machiavelli)一種有趣的分類法。在《佛羅倫薩史》第三卷第一章中,馬基維利區分了兩種不同的革命衝突。一種是「羅馬式」的,而另一種是「佛羅倫薩式」的。他讚揚羅馬式的革命衝突,認為這種衝突會讓國家在衝突中越趨強盛。而他則抨擊佛羅倫薩式的衝突,認為這種衝突最終只有帶給國家災難與破壞。

這兩種衝突的差異在哪裡呢?......

(全文未完,詳見: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