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過舊曆年,需要一個好好休養生息的地方,洗去煩惱和疲勞。別忙著南下避冬,往北台灣走走,北投最古老的私人溫泉湯屋已換上新面貌,等你一起迎接最溫暖的春日時光。

「春夜的北投/是酒意/是回憶/是一朵花淪落的風塵/是三分酒意中的溫柔⋯⋯」歌手潘麗麗溫婉動人的歌聲唱著,〈再會吧!北投〉一曲道出北投百年來無數的歡笑與別離。做為島上歷史最悠久的溫泉盛地,從大阪商人在19世紀末豎起第一塊溫泉旅店的招牌開始,此地一切榮華和傾頹,都與氤氳煙湯相生相伴。

但或許最教人神往的,不是溫泉,而是人與泉水的關係。傍著青山,就著小溪,每日清早或黃昏時透過泡澡甦活經絡,這種庶民的日常,是北投如今還留存的珍貴景象。有些人把土地轉讓集團開發成豪華旅店,有些人骨氣硬,說什麼都要把祖傳的溫泉老店開下去。瀧乃湯,就是這樣一座堅守庶民樂趣的老湯屋。

深受日本貴族喜愛,在台灣的百年老溫泉!一次只要150,筋骨痠痛泡湯超有效
深受日本貴族喜愛,在台灣的百年老溫泉!一次只要150,筋骨痠痛泡湯超有效

以自然材質營造泡湯氣氛

「瀧」指瀑布,「湯」為溫泉,座落在北投溪瀑布側旁,瀧乃湯因而得名。前身是日軍療養專用地,1950年被第一代經營者林添漢買下後,改建成大眾湯池,傳到二代時一度沒落,直到第三代的三姐妹不願家業中斷,找來林志崧建築師事務所協助改建,才讓延續半世紀的溫泉老舖蛻變新生。

瀧乃湯佔地不大。進了矮小的圍籬門,右手一株巨大的老榕樹,一間小涼亭,幾步就到建築物入口。由於初建時僅供軍方使用,故惟有男湯。而女湯和大眾湯為第一代所拓增。

此次改建,並未更動湯池位置,最大的工程是將昔日反覆加疊的鐵皮屋頂全數清除,換上日本進口的磚瓦,再把腐朽的樑柱汰舊換新,確保結構穩固。室內除了新增現代化溫泉會有的木頭置物櫃、便廁、和獨立淋浴空間,湯池周圍也以一貫的大片黑磚牆定調,落成簡單樸實的印象。

「如何維持原有的泡湯氛圍很重要。」建築師林志崧表示,「我希望大量運用包括木頭、石磚等自然材質,維持它(湯屋)和周圍環境的關係。」

一個歡迎大家來作客的地方

原本就是周圍鄰居生活重心的瀧乃湯,並未因改建就轉走高級路線。現在單次入場不過150元,環境卻一掃從前的破舊雜亂,成為舒服雅緻的日式湯屋。

從男湯池起身,一旁的小方窗,展演著綠意盎然的庭園造景。散步至戶外的亭子邊,刻著「皇太子殿下御渡涉記念碑」字樣的石碑,依舊向來客訴說日治時期此地深受日本貴族喜愛的歷史。曾經被機車隨意佔滿的正門兩側,現在不但清空,還加設了緣廊。

在腦袋處於舒服的空白期間,不遠處淙淙的瀑布聲便如音樂般流瀉入耳。白晝暖陽高掛,來這裡的人們也都全身熱呼呼。

深受日本貴族喜愛,在台灣的百年老溫泉!一次只要150,筋骨痠痛泡湯超有效
深受日本貴族喜愛,在台灣的百年老溫泉!一次只要150,筋骨痠痛泡湯超有效

「我們希望老客人還在,新的客人也可以走進來。」第三代經營者中的二姐佳慧愉快地說道,表露堅定的意志。瀧乃湯的價值,不僅在於是北投現存最老的湯屋,還在於它是當地少數持續提供青磺溫泉的店家。

青磺源引地熱,溫度極高,對筋骨、肌肉痠痛有很好的療效,如今世上只剩日本秋田玉川和台灣北投尚有出產。但也由於酸度偏高,抽送至高樓層的管線配備相當難做,故一般飯店通常選擇酸性較弱的白磺泉,而青磺泉只有像瀧乃湯這樣的平房老屋能持續供給。

偏酸的水性,易生成結晶,為了降低人力成本,每逢休息日,三姐妹便親自挽起袖子,仔細刷洗浴場的磚板,保持清潔。即便費心又費力,但那份營造「眾樂樂」場所的精神,卻不言自明。

老厝邊當然知道這座湯屋的可貴。去年重新開幕,鄰居的老爺爺老奶奶,一邊叨唸「怎麼漲價啦」,一邊樂呵呵地繼續當主顧。新來的客人也不少,沒什麼宣傳,如今一天男女湯就能上看各500人次(不限時)。

再過一陣子,個人湯和家庭湯將相繼開放,建築物右方由二代起居室改建成的茶席,也會開始安排各種活動。一座百年湯屋的生命將在北投溪旁的斜坡道上延續下去,讓更多人聽到三姐妹親切的招呼聲:「歡迎大家來作客!」

※本文由「LaVie」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原文:百年溫泉老店「瀧乃湯」的下一個春天!北投最古老私人溫泉湯屋改頭換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