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工作跟我想的不一樣,我不想做了。」

「我想做的不是這件事情,我不想做了。」

「這跟我人生規劃的不同,我不想做了。」

「我覺得沒辦法幫上公司,我不想做了。」

「公司的方向跟我不一樣,我不想做了。」

「這跟我原先的期望不同,我不想做了。」

「在這公司我學不到東西,我不想做了。」

工作多年來,不論是從我口中說出或聽同事講,各式各樣離職理由,不外乎都是以個人生涯規劃與公司路線不同,再不然就是公司發展受限,無法習得新的技能或知識,於是心灰意冷之下去職。只不過,去職之後的人生,會更好嗎?下一份等待的工作會比原先還要好嗎?沒有人知道答案,但很多人卻知道,想離開公司時,一秒鐘都不願意待著。

我曾經幾度失業。在30歲以前失業,不論是什麼理由,找工作相對容易、輕鬆。因為我還年輕,還有很多談判籌碼。只要我願意低頭,將薪資放低一點,要被錄取的機率幾乎接近百分之百。年過30之後,不論是對自己的堅持,或滿足家人的期望,薪資不像過去那樣隨人說好就好。結果就是年紀稍微有點,要上不上、要下不下,別人在無法衡量我的能力之前,薪資也不願意輕易鬆動,於是莫名進入了一段為期不短的失業期。

我還記得,那一年,履歷一個月寄幾百封,有回應的五根手指頭數得出來。找工作突然變成夢魘,難以想像找工作從未遇過障礙的我,竟然連續兩個月沒有工作,兩個月裡滿是煎熬,各種負面思考充斥著所有思緒。我不停思索著,到底是我的專業能力不足,還是薪水開得太高,又或者是年紀稍長,就整體求職表現來說不如其他年輕人?各式各樣問號,沒有答案,我只是漫無目的不停修改履歷表,不斷因應各種企業的需求,優化改善寄出履歷表的內容。

但,依舊沒有任何一封面試通信。

在那之前,我總是氣焰高漲,以為自己是當紅炸子雞,常常跟主管說:「你要有辦法去找更厲害的人來代替我啊?不然我換個地方去絕對比這更好!」又或者是曾說:「你以為公司多好?我願意留著就很偷笑了,還挑三揀四,有辦法的話你來做啊,不然開除我也可以,反正我也不希罕這份工作。」然後,我會充滿著各種抱怨公司、主管、同事的情緒。最後,不論我怎麼硬撐,該工作也做不久,接著下場就是重新打開履歷表,開始求職。

我從未想過自己跟公司的關係,也未曾瞭解公司帶給我的意義。

我還記得,那次離職後,信心滿滿地打開履歷表,跟太太說:「別怕啦,最快兩週後就有工作,而且只會更好不會更壞,不用太擔心。」說完,等了一週、等了兩週、等了三週,沒有任何面試邀約的機會,我開始有點擔心。上網重新修改履歷表,試圖想逆轉局面,心裡盤算著可能是履歷寫得不好,改一改,將文字內容寫得聳動一點,工作肯定順手捻來。又是一週、兩週過去,好不容易來一則面試通知,是某銀行的保險業務。

慌了,真的慌了。離開公司至今一個半月過去,工作依舊沒有著落。

我的焦慮,滿是寫在臉上。我開始懊惱,不懂得為什麼要如此衝動,不了解在還沒有找到工作的狀況下,急著離開公司能幹麻。我完全無法理解自己現在面對的各種問題還有麻煩,全都是自找的,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抱怨,唯一能抱怨的只有自己。心裡想著:

「當初不要那麼衝動離開,也沒有今天的麻煩。」

「其實公司也沒有那麼糟糕,我脾氣收一點就可以了。」

「是我那時想太多,換個念頭現在也不用為找工作煩惱。」

「同事們看起來過的還是很好,我到底在做什麼。」

各種念頭,衝擊著、侵蝕著我。我不懂為什麼提離職時能夠如此瀟灑,但找工作卻這般懦弱無能。那時候最常想的是:「可以的話,好想收回以前說過的話,我不願意為了短暫的情緒宣洩而付出代價,更不希望因此浪費整整多年在該工作裡的累積。」心裡想是這樣想,現實卻是我窩在家裡,徹底變成一個失敗者,一個只會放大話,卻做不了什麼事的失敗者。縱使有多年工作經驗,卻沒有辦法幫自己找到一份工作,所有的經驗與能力,全都浪費在家裡。

兩個月過去,工作沒有,收入也沒有,生活開銷全靠家裡的太太一個人苦撐。她表面上沒有怨言,只是每天叮嚀著我趕快找工作。我點點頭,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心裡面有無限個抱歉與對不起,但卻沒有一個念頭能改變已經失業的現實,又進入責怪自己不成熟、太衝動的無限迴循環中。我漸漸對找工作一事喪失信心,每天打開電腦,看看有什麼新工作,能投履歷的就投,甚至在薪資上面直接打上依公司最低標準即可。

腰,彎得夠低了,但找工作還是沒有起色。

我心情非常低落,打開電腦,用MSN向以前一位主管請教,希望可以聽聽看他的意見。我們約在內湖的一間咖啡廳,看他滿臉自信走進來,我開口說:「看起來你變得好有自信!公司現在不錯吧!」他面帶笑容地說:「是啊!公司終於上軌道,很多事情逐漸變得越來越順,公司也從二十人變成六十多人了!很多年輕人加入我們,公司很有活力。」我聽他這麼一說,尷尬看著他。因為,他曾經是我的直屬主管,我們在工作中有許多衝突,我常常在會議中嗆他、罵他、酸他,我看不起他這種能力比我還差的人做主管。

「你呢?你現在好嗎?意外收到你的訊息,說要邀請我吃飯,很意外。」主管他納悶地問著。我說:「其實現在已經失業兩個多月,想找你聊聊,聽聽看你的意見,不知道這麼做會不會太過唐突。」他訝異看著我,他說:「你怎麼會失業?你能力這麼好,當初離開不就是因為有更好的工作等你嗎?你看起來就像是很多工作在等著的人啊,為什麼會找不到工作?是不是太挑工作了?」我說:「沒有,工作找得很不順利,所有能投履歷的我都嘗試,可是連個面試都沒有。」

我說完,主管他苦笑看著我,他似乎有什麼話想說。「想聽聽你的建議,跟你聊一聊,或許從你的角度能發現盲點,是我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我這麼說。他還問我:「這樣真的好嗎?以前說你都會吵架,被你回嗆。」「沒關係,我真的想聽看看。」他苦著一張臉為難的回我:「你太自以為是,你就是太聰明,太自恃其傲。總覺得公司欠你、老闆欠你、主管欠你、同事欠你,每個人都欠你,每個人在你眼中都一文不值,只有你做的最有價值。」我低著頭不發一語。

你常說:「公司這樣做不好、這樣做不對,但你卻從不說該怎麼做才對!」

「你有沒有想過,你可以替公司帶來什麼?又或者是如果你認為公司現在方向不對、不好,那往哪裡去才好?理由是什麼?你又能怎麼證明他?你知道該採取什麼做法嗎?你開會都是話最多的那個,但提出來解決方案卻是最少的那個。我們知道很多事情非常難做,也清楚事情推動上不如預期的順利,可是之所以公司要請那麼多人,就是希望大家可以一起把問題解決改善,並往對的路去走。你不是,你只有批評、指責,鮮少有自己跳出來願意扛起責任解決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