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澳網公開賽, 36歲的費德勒再寫傳奇,拿下男子單打冠軍,也是其生涯第20座大滿貫金盃。

2012年費德勒在奪下溫布頓錦標賽冠軍後,有好幾年的乾涸期,我認為他應不可能再拿大奬,沒想到其從2017年起卻越戰越勇,再創高峰。

同樣在邁入老年卻仍不斷譜寫人生傳奇的,是女星梅莉史翠普,她最近獲得第31次金球奬提名,打破紀錄。她打動人心的地方在永遠追求自我突破與挑戰,嘗試不同的戲路。

費德勒和史翠普的例子對台灣應有所啟發。我們曾經有輝煌的過去,然而現在卻陷於泥淖,不但找不到方向,連信心也沒有了,我們要如何才能重現往日雄風?

費德勒說他勝利的訣竅在於保持精力,謹慎選擇適合自己參加的比賽。或許對於台灣而言,現在應該決定放棄掉哪些東西,我有些客戶已開始出售非核心資產。

全世界有三大知名企業有捲土重來,再創高峰的經驗。最著名的當然就是蘋果,賈伯斯回去重整他一手創建的公司,帶來全新不一樣的基因,締造了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企業。

另外一家是台灣的台積電。張忠謀董事長退休後,台積電遭遇亂流,於是他重出江湖,創造出7兆元的市值,直到最近才以86歲高齡宣布引退。

第三個例子是星巴克。這家公司有很多年曾是美國投資界看好的股票,但幾年前陷入盲目擴張危機,創辦人只好自己再跳下來操刀,重組企業、再創高峰。

這三家公司重整有一個共同特色,即都是由創辦人挑起大樑,但台灣有幾個像張忠謀這樣的企業家?從這點來看,老企業透過重整再創高峰實在難之又難。

中國大陸這兩年流行一種「休克式療法」,給予老企業新生命,作法是找一家新經濟的企業併購傳統經濟企業,典型的例子是尹衍樑將大潤發中國出售給阿里,線上線下互補,虛擬結合實體,徹底改變運作方式。

繼大潤發之後,著名的家樂福中國也於目前宣布賣給騰訊,深化了騰訊和阿里雙雄對峙局勢,但這一切都不及萬達商業上周宣布引進包括騰訊在內的340億人民幣戰略投資者,占14%股權。

這筆交易騰訊投資100億元,騰訊的夥伴京東投資50億元, 另外蘇寧和融創各投資95億元。萬達曾經是中國房地產龍頭,王健林也當過中國首富。引進新投資人後,萬達商業將改名萬達商管,今後不再進行房地產開發,轉型為純粹的商業運營管理企業,將引用騰訊的巨大線上流量和萬達線下商業資源,共同打造線上線下融合的「新消費」商業模式。

這些都是理想,聽起來像天方夜譚,雖未達到真正的成功,但在中國卻有可能實現,主要在於領導者改革的決心。萬達和騰訊都是民營企業,完全沒有政府運作色彩在其中。

台灣的老闆要看到很實在的東西,才願意進行改革。但現在新經濟來了,沒有所謂的成功範例,可是已有不少重組改革範例,他們不可能每一個都成功,但如果你要等到有成功結果才開始行動,那就太遲了,這正是新經濟弔詭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