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勒法則(Taylor's Rule),是中央銀行施行政策中最核心的操作原則,它從最初1993年被提出至今,美國聯準會還是將其當作重要的參考依據。

泰勒法則比較成功的地方在於,早期菲利浦曲線(Phillips Curve)認為總體經濟只能在失業率與通貨膨脹之間做抵換,泰勒法則改以通脹缺口與產出缺口的評定,來尋找更適合中央銀行評估當期總體經濟的利率水準。

傳統的學術觀點認為,中央銀行只能用高利率、高失業,來打擊通貨膨脹,或是低利率、高通膨促進就業;但泰勒法則給了中央銀行在高通膨低失業與低通膨高失業的狀況下,在通膨與就業兩者之間取捨,尋找更合適的利率條件。

美國聯邦銀行亞特蘭大分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Atlanta),針對聯準會現行採用的泰勒法則有很完整的說明。下圖我借用亞特蘭大分行的工具顯示,聯準會從1960至今的FED有效利率與變動,都是貼近泰勒法則工具顯示的趨勢變動。(2008年之後,由於金融風暴與利率零下界等問題,聯準會轉由貨幣渠道QE為主要貨幣政策工具)

雖然泰勒法則不能解釋央行所有的貨幣行動,但整體來說,它還是能給與央行在貨幣政策方向上很好的參考指標。

看看美國60年來的匯率政策...沒遠見的央行,可能讓一個國家陷入經濟黑暗期
圖、泰勒法則與聯準會有效利率關係(資料來源:Federal Reserve Bank of Atlanta)

1982年之前,美國的聯邦基金利率主要跟隨通貨膨脹,尤其是1972年到1982年之間,美國陷入了停滯性通膨,鷹派的前聯準會主席伏克爾(Paul Volcker)不斷拉高聯邦基金利率打擊通貨膨脹,一旦通貨膨脹與民間通貨膨脹預期消失,美國開始進入了史上長期的低通貨膨脹經濟狀態。

你可以參考下面美國CPI與聯邦基金有效利率的關係圖。由經驗可以知道,面對真正的通貨膨脹,人類已經有治理且抑制通脹的能力,只是過程是痛苦的,因為我們會犧牲部分經濟成長,增加失業率來作為代價。但是只要中央銀行讓公眾相信央行的決心,民間的通貨膨脹預期就不至於過度氾濫。

此外,你可以察覺聯準會在1980年代之後,隨著貨幣理論趨於完備,縱使聯準會由於經濟衰退而降低利率,通貨膨脹始終都在可控制的範圍,至此,我們現在已經很少看到過高且難以收拾的通貨膨脹。

看看美國60年來的匯率政策...沒遠見的央行,可能讓一個國家陷入經濟黑暗期
圖、美國CPI(紅)與聯邦基金有效利率(藍)關係圖(資料來源:FRED)

接下來我們觀察聯邦基金利率與失業率關係圖(下圖),除了在1982年之前失業變動與利率變動頻率較高,近30年以來,當經濟衰退且失業率攀升的時期,聯準會都會規律地用較低的利率,來應對衰退的經濟情況。並且在失業率降低時,逐步提高利率,讓利率正常化。

看看美國60年來的匯率政策...沒遠見的央行,可能讓一個國家陷入經濟黑暗期
圖、美國失業率(綠)與聯邦資金利率(藍)關係圖(資料來源:F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