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篇台大法律系學生的反省文、悔過書。

4月12日謝銘洋院長在台大法律學院舉辦的「公民不服從」的啟動及界限座談會致詞時表示:「我們真的沒有把學生教好,沒有把馬英九教好!」謝院長會這麼說並非沒有事實依據。

姑且不論馬英九台灣民主改革過程中「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站在對立面,或在台大法律系法學組就讀期間必修法理學,是不是有唸好Henry David Thoreau在1849年提出的「公民不服從」概念:「如果這法律本身很清楚地是不正義的,且法律制定過程並不是設計來快速消滅不正義之法律的,則此法律不值得尊重——去違反這樣的法律吧!」至少也該讀過三民主義中民權主義的「革命民權」──人民必須有充分行使選舉、罷免、創制、複決之權,面對後三權受到高門檻及鳥籠公投的強烈限制形同虛設,孫文主張,人民有革命的權利,以充實民權。而國民黨員馬英九知不知道,Thoreau所言的「公民不服從」正是呼應貴黨總理孫文「民權主義」學說的一種「溫和的革命」......

(全文詳見:民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