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淮南接班人》吃青蛙、養雞籌學費的恆春窮小子,楊金龍為何能坐上央行總裁大位?
強勢的彭淮南(右)在位20年,楊金龍(左)是他的最佳幕僚,2月底即將接任央行總裁

這週末最火紅的財金新聞,莫過於新任央行總裁,將由現任央行副總裁楊金龍升任。得知這個消息最高興的,應當屬於台灣最南端,屏東恆春貓鼻頭濱海村落,他故鄉的親人們了。

那個當年要靠養雞賣雞籌學費,靠釣青蛙烹煮補充營養的男生,2月底即將坐鎮央行,掌管全球第5大外匯存底、4,500多億美元。他的一舉一動,都可能使股匯市大地震。

儘管很多人認為,他只會是彭淮南的影子,縱使從副手變正主,也很難展現自我,注定是一位面貌模糊的總裁。近10年認識他的人,大概會做上述推斷,但認識他超過20年以上的人,卻未必會如此認為。

這要從一只魚缸談起。

10多年前,楊金龍當央行業務局副局長,而後升為業務局長這段期間,辦公室總有一只精心佈置的魚缸、七彩小魚悠遊陪伴。

記者問他央行業務,他口風極緊,就像hello Kitty般,沒有嘴巴。但看到魚缸,問起魚兒,他的話匣子馬上打開,回到南台灣繽紛熱鬧的海底世界。

從小生長在海邊,他深諳水性,經常潛水至珊瑚礁群中,與熱帶魚悠遊為伍;講起他如何輕鬆穿梭一座珊瑚山與海底壕溝間,就眉飛色舞。他也熱愛研究蛙類,原因是小時候家貧,想打牙祭,就想辦法釣青蛙來烹煮,所以他一聽到蛙鳴,就知道青蛙是老的或年輕的,並趕快準備釣竿,好大顯身手。

同時,因為要養雞、賣蛋、賣雞來籌學費,他對怎麼維持家禽的健康,怎麼尋找與保護雞蛋,也朗朗上口。有次我們圍著他問利率,問來問去他什麼都不講,可能是為了岔開話題,突然間,他問我們說:「你們知不知道火雞最怕什麼?」我們愣住,回答說:「萬聖節」,他立刻笑開說:「不對不對,火雞最怕蚊子」,然後比手畫腳回憶他小時候如何替被蚊子咬的火雞療傷,甚至還用嘴巴幫火雞把膿吸出來,讓火雞趕快復原。

說完後,他就呵呵呵大笑數聲,每當他講到海洋、農家生活時,總是會發出爽朗大笑,跟如今在媒體鏡頭前神情緊繃的他,判若兩人。

自幼海陸野放的經驗,加上後來當大學棒球隊投手,當兵是海軍陸戰隊,這讓他在體能上大大加分。其後,他更成為台灣第一批公費留英學生,取得伯明罕經濟學博士回國,也是央行第一位赴倫敦設辦事處的人,在英國待過7、8年。

30多年前,台灣的公務人員體系,具有多年海外工作經驗的人並不多,楊金龍在當時是一時之選。從最偏鄉的貓鼻頭,到全球金融最先進的倫敦,這經驗的反差,回頭來看,有些好運在當時已經埋下伏筆。

彭淮南接班人》吃青蛙、養雞籌學費的恆春窮小子,楊金龍為何能坐上央行總裁大位?
攝影:翁挺耀

楊金龍是1953年6月5日生,雙子座A型,既好奇也認真好強。據說他在當央行研究員時期,經常上午6點起來大聲唸英文,晚上比別人晚下班,回家後繼續挑燈夜戰K資料。而我也目睹他辦公室的資料與書籍,在各局處長中,永遠最多也最亂,為了辦公室整潔這件事,他還被彭淮南唸了好幾次。

在1997到2000年間,當時的總統李登輝有意把台灣打造成亞太金融中心,這計畫由當時的行政院長蕭萬長所負責,亞太金融中心固定召開跨部門的工作協調會議,當年約40出頭歲的楊金龍,就是該會議的執行秘書,這當然也是彭淮南刻意要栽培楊金龍的動作,讓他被院長與跨部門首長看見。

當時央行提出幾個建議,包括仿效新加坡提撥三分之一外匯存底,委託來台設立的海外資產管理公司操作,退撫基金與勞退基金等委由資產管理公司管理,由政府設專責機構推動不動產抵押證券的發行等等,在會中都獲得採納。這些建議,背後都有楊金龍的投入。

其後他推動了即時總額交割制度,大大降低銀行擠兌造成的系統風險,也推動指數型房貸、電子票據等,這些工作都得要銀行點頭才能啟動,溝通的程序不能少。他使命必達,40多歲已滿頭白髮。

彭淮南接班人》吃青蛙、養雞籌學費的恆春窮小子,楊金龍為何能坐上央行總裁大位?
攝影:張鎧乙

當他還沒當上央行副總裁前,碰到記者,儘管口風很緊,但不至於面容緊繃,講到農業漁業,或是亞太金融中心執行細項,以及他推動的業務改革,都能侃侃而談。比較大的轉變,應該發生在他10年前,升任央行副總裁之後。

也許是副總裁已經動見觀瞻,或者是彭淮南盯得更緊,楊金龍逐漸變成鎂光燈快閃族,與記者見面大幅減少,好不容易現身,卻是照稿唸,唸完閃人,深怕自己講錯一句話一個字,被媒體以及日益迅速的網路傳播,扭曲成別的意思。

當時的另外一位央行副總裁周阿定,就比較輕鬆奔放,他不怕跟記者說話聊天,儘管談話常被記者超譯,隔天立刻被彭淮南唸,在記者面前消失幾天後,隔了一陣子,他又肯跟記者多說幾句了。而近10年,楊金龍可謂從來沒有公開說錯話,這種謹慎的性格,也受到彭淮南信任。

但事情總是一體兩面。小心謹慎的楊金龍,在央行內與央行外,人緣就是沒有幽默活潑的周阿定好。在每年舉辦的外匯交易員年終派對(dealers' party)」中,周阿定總是舉杯暢飲滿場飛舞,周阿定退休後由楊金龍代表參加,風格就差很多。有些銀行高階也私下抱怨,楊金龍做什麼都使命必達,認真歸認真,但命令的口吻讓人感到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