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連串的抗議、衝突後,終於在立法院通過勞基法的「再修訂」案;這個修法首修被稱為在經濟上是「三輸」的結果,這次再修則是在政治上出現「全輸」的奇景,不論正反方皆如是。

從經濟三輸到政治全輸

2016年蔡政府上台後通過的勞基法修訂,主要是給勞工全面周休二日,算是遲來的好事一件,因為大部份國家都早台灣十多年就已是周休二日了。這部份毫無爭議,企業界也未反對。造成問題的是同時訂定的「一例一休」、數倍的加班費計算方式,讓企業跳腳。前者讓勞動市場彈性盡失、企業人力調度出問題,後者讓企業成本增加,企業反而不願讓勞工加班。

結果就是造成所謂的勞、資、社會的「三輸」:勞工不能加班而實際收入減少、企業增加成本甚至難營運、整體社會混亂加上物價上漲。

雖然有諸多反彈之聲,但前行政院長林全抵死不願再修改,到賴清德接手行政院後才啟動「再修法」,不過,卻引來強大的抗爭,從勞團、學者、學生到在野黨都反對,連民進黨內部都有不同意見。最後雖然以「不斷電表決」讓再修訂版本通過,但蔡政府與民進黨已滿身是傷。

在政治上的最終結果,民進黨當然是最大輸家,民進黨為此被譏笑為「資進黨」,這個名詞有可能跟著民進黨很久;個別政客中,蔡、賴當然受傷最重,過去馬政府時期發生抗爭時,蔡英文罵馬英九的話被翻出來,打臉小英自己,連勞工抗爭時在臉書曬「蔡想想」照片都被惡罵一氣,小英文青式的溫情再難奏效,只能贏得一片嘲笑了。

勞工保護法令修法往彈性寬鬆走

反對再修法的在野黨,國民黨即使未失分也絕對未得分,因為改回去的是當初國民黨執政時期的版本,只有立委蔣萬安算是明確得分。在寒風中悲壯坐在總統府前抗議的時力,同情支持的聲音小,而罵其作秀者多,更被批為策略嚴重錯誤,看起來那兩天的風寒是「白吹」了;況且原本時力與民進黨之間就充滿矛盾,這次算是直接鬧翻對罵,時力最終結算時政治上失分恐怕遠多於得分。

如果回到法案本身看,賴清德修法的大方向並沒錯,近十多年來,包括先進國家在內的各國,對保護勞工法令的修法方向,不是越來越嚴格、僵硬,反而是日益寬鬆、彈性。原因一來是勞動市場僵硬性顯現的負效益日益明顯,二來產業結構變化大,越來越多的受雇者不是傳統工廠裝配線上的勞工,智識工作者比例越來越高。

以對勞工保護程度最高的歐洲而言,法國每周工時才35小時,堪稱「勞工天堂」吧?但其給予的彈性加班時數,每月是54小時;德國則是以更彈性的「工時帳戶制」管理,「結清時間」可以是半年也可以是一年,端看勞資如何協商決定。

北歐國家則只給定一個每周平均工時,至於每日工時、每周工時上限根據不規定。美國則訂每周40小時工時以外,根本不規定每日、每月工時,只規定超過者要支付至少1.5倍薪資。

纏鬥1年從星火到燎原,再到滿天烽火

對反對者認為修法放寬後,會讓勞工都要連續工作12天、值班之間休息剩下8小時(而非11小時)的說法,基本上是假設企業主、管理階層都是會極盡剝削壓榨勞工之能事。如果這個假設正確,其實勞基法是該直接訂「2例假日」才對。但實際情況卻非如此,過去沒有一例一休規定前,工作上不需要卻被迫要連續上班12天的勞工有多少?

這次纏鬥1年多的勞基法修改,其實是蔡政府自己先「點了一根蠟燭給自己坐」,最後卻變成滿天烽火。

蔡政府上台時,勞基法修訂案已在在馬政府時期完成,且勞資雙方也協調過;但蔡政府要展現對民進黨「心頭最軟那塊」的愛護,馬政府時已決定配合全面周休二日砍掉的七天年假,蔡政府要「還給勞工」,幾天後發現不對收回,又說以「一例一休」、增加特休等「換砍7天假」。

當時就已引發勞團、學生的抗議。接著是修法通過引發「三輸」之譏,最後則是賴清德引發更大抗議與衝突的「再修法」。

綠營白賠上龐大的政治資產

結果是修回與當初馬政府後期所訂幾乎完全一樣的版本,蔡在這一年半中,外行又反覆的作法,平白折損鉅大的政治能量、威信;如果蔡政府上台時夠聰明也夠專業,「閉著眼睛」讓馬政府版本趕快通過,萬一有反彈則推到前政府,大概就可免除這番折騰。即使不接受馬政府的版本,如果能多一點專業考量,也未必下場如此慘烈。

甚至到賴清德修法時,如果能多幾分溝通手腕、加強一點政策說服力,有些該退讓的還是退讓(例如值班間隔,歐洲大體是訂11小時,賴政府未必要訂一個「8小時例外條款」),情況都可能會好一點。

這次的「反勞基法修正」,也與長期的低薪困境有關,但低薪與經濟表現、投資高低、產業層次、勞資議價能力、甚至國外因素都有關係,寄望勞基法解決低薪問題原本就是荒謬。

當勞基法之往彈性位移的修法,與低薪民憤攪在一起時,即使經濟上看正確,卻未必政治正確,終而造成政治上的全輸局面,蔡政府也只能淚眼吞苦果。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呂紹煒專欄:勞基法一修「三輸」,再修「全輸」,好樣的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