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語:
「蹲點‧台灣」活動為中華電信基金會和政大廣電系共同舉辦的志工服務活動。今年總共有29組大專學生,在暑假中,到全台灣20多個社區,花15-20天時間,為當地社區做志工服務或是拍攝記錄影片。商業周刊以媒體專業從旁協助指導學生寫作文章和提供取材建議。

這20個偏遠社區,從新北市、苗栗、南投、台南、高雄、屏東到花蓮、台東甚至有自行提案的蘭嶼。多數學生在活動開始前都沒去過這個地方,卻十分渴望在盛夏去那邊服務人群,為台灣這塊土地盡份心力。

商業周刊網站將從7月27日起,每週五在蹲點台灣部落格上精選並經過編輯後刊登一篇參與蹲點台灣的學生部落格文章。讓我們一起透過這些年輕的眼睛,看看這些同樣在台灣,你我卻都沒有機會去體驗的生活和想過的事情。

正文開始

我們是來自國立東華大學的學生鈺尹和柏文,參加「蹲點‧台灣」是因為想在暑假做點不一樣的事情,所以我們想用影像來記錄這塊我們的土地,在7月15日的時候前往了屏東東源村。

近年來原鄉部落的年輕人口外流比例急遽提升,留在部落中絕大部分是耆老與小孩,使得原住民在文化傳承上面臨斷層。屏東東源村是傳統的排灣族部落,人口數約五百人,富有良好的生態環境,保存了完整的排灣族傳統文化。然而他們仍與其他部落面臨著相同的難題,年輕人出去工作後就不再回來;雖然有部分青年自覺返鄉為部落服務,但人口回流的速度卻仍然趕不上流失的速度,使得部落耆老們不禁要問:「年輕人,你們為什麼不回家?」

來到東源兩個禮拜,隨著到來的野薑花季系列活動,整個部落的族人們也動員了起來。不論是活動會場的布置、部落生態的導覽解說,亦或是青年會所的重建等等,在各項事務上都能看到許多人賣力工作著,而裡面絕大多數都是近幾年陸續回來的青年。

維倫是青年中最早回到部落的,從小就在外地讀書,大學畢業當完兵後選擇在台北工作。而六年前的一場意外,在部落中擔任村長一職的父親因為長期處於疲憊勞心而中風倒下,因此選擇回來接下父親的工作。

從代理村長到正式村長,過程中許多族人們對維倫有很大的期待並且拿著放大鏡檢視他,想看這位對部落不熟悉的年輕人到底能做些什麼?而他背負更大的壓力是來自向來有好口碑的村長父親,老人家總會指點他說爸爸之前都是怎麼做的,這讓維倫始終背負著爸爸的影子。

回想起這一段,他便掉下了眼淚。這對於一個社會新鮮人來說,選擇放棄在都市裡工作而回到部落裡服務,面對不熟悉的環境、人事物,是背負多麼大的責任及勇氣。面對這些,維倫並沒有逃避,而是虛心學習,盡最大的努力來為部落服務,而他的付出也逐漸被看見進而得到肯定。

青年是部落的主力;想要凝聚部落族人,當務之急就是凝聚青年們的向心力。有心一起來做事,就能事半功倍,讓部落更好。從鄉運籌備開始,麻里巴廚房從無到有一磚一瓦地建立起來,還有年度重要的活動野薑花季,過程中都是靠部落青年們團結力量的展現。

而維倫在這當中扮演著領導者的角色,搭起溝通的橋梁,也總是想著能為部落再做些什麼。維倫說道:「部落有很多事情是年輕人可以做的,而且是年輕人必須做的,尤其是『傳承』這件事。老人家常常教我,曾經有一次跟我說:『現在可以教你我會的,但教完你之後,我恐怕就沒有機會去教別人了!』所以我拚了命都要學會。」從維倫的眼神看出他的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