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0日,多數實踐大學的同學剛結束煩人的期末考試與報告,開始享受長達一個月的寒假;也就在這天晚上,一位曾是實踐同學的女孩,卻登上了多家日本媒體的即時新聞版面。

如果她當年選擇留在台灣,那她應該還是大三,或許也像其他同學那樣,正安排假期出遊行程。但她在兩年前決定放下學業,轉往日本挑戰自我。她叫馬嘉伶,是日本偶像團體AKB48的台灣籍成員,在1月20日晚間的團體演唱會中,她被經營團隊宣告成為新單曲的「選拔成員」之一,也是AKB48十餘年歷史中首位外籍選拔成員。

兩年前,除了她自己與極少數支持者之外,沒人認為她有機會勝出。在條件與資源都極度缺乏的狀況下,她是如何逆轉大局?

台灣有許多人聽過AKB48,但對她們的印象大概就止於「很多人的團體」而已。她們的確是世界上擁有最多成員的偶像團體:如果把整個掛上「48」名號的關聯團體都算進去,目前共有320名左右的成員,而居於其頂點的「AKB48選拔成員」,通常只有20餘名。

也因為僧多粥少,至少有八成的「48」團體成員從未入選過AKB48單曲選拔名單。這有點類似美國職棒大聯盟,最高階的層級只有25人,但各級簽約球員加總可能多達兩三百人。因此馬嘉伶能獲得AKB48的選拔席次,也類似於棒球員「升上大聯盟」這樣的榮耀。

讓人更訝異的是,馬嘉伶大約只花了兩年的時間就爬到了這個位置,雖然不是最快,但已經相對多數成員要快。難道她擁有特別優越的條件嗎?

正好相反,除了長相算是可愛,兩年前的她,不論日語表達力、歌唱力、舞蹈力等各方面,都落後於多數成員。更麻煩的問題是她的年紀:AKB48的入團新秀平均年齡越來越低,多半是中學生,馬嘉伶入團時雖然才大一,卻已是很多AKB48成員考慮退團的年齡。

雖然危機四伏,但做為AKB台灣研究生(類似韓國偶像圈的練習生身份)中唯一獲選能前往日本發展者,她還是硬著頭皮接受挑戰。第一年的表現是乏善可陳,她也曾在鏡頭前落淚;而且AKB48的經營方似乎不願為她投入太多資源。

但2017年開始,她找到了方向。在多數成員越來越提不起勁開視訊直播的狀況下,馬嘉伶仍每天堅持開直播,而且長達一小時以上。她的努力累積出人氣,漸漸在成員中竄入前列。

或許因為看到她在直播過程中,日語表達能力不斷提升,經營團隊也開始讓她上AKB48的專屬電視節目。這節目每集會有二、三十個成員亮相,但有些人可能分不到任何鏡頭,下次就消失了。馬嘉伶首次登場,就以「專學奇怪日語的外國人」角色卡位,想辦法在每集都講幾句「正常人不會講的日文」而搶下鏡頭。

為避免只靠「一發藝」而在沒新鮮感後失寵,她也不斷力求談話力再升級,在需要快速反應、接梗的日本綜藝節目中,她的高配合度與可塑性終獲主持人與製作單位的肯定,不但在2017年下半年成為節目「固定咖」,也拿下該節目最佳綜藝表現的年度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