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時程預期

有可能在一個文化中認為糟透了的遲到,在別的文化裡卻被欣然視為準時。

揣想一下,你一早在iPhone 的口琴聲中醒來,它提醒你上午9點15分在城的另一頭,與一位供應商有約……但這天的開始你有點出乎意料地混亂,剛學會走路的小朋友打破了一瓶覆盆子果醬,大兒子不小心踩到,以致花好幾分鐘時間緊張地清理;緊接著拼了命尋找汽車鑰匙,終於在廚房碗櫃上發現;你設法在鐘聲響起時把小孩趕送到學校,校門正在關上;在那瞬間,iPhone 九點鬧鈴大作,這意味著那場重要的會議你將遲到6或7分鐘──倘若市區交通不比平常糟的話。

怎麼辦?

你當然可以打電話向供應商道歉,告知你將抵達的確切時間是9點21分,或可能是9點22分。

或者你仔細想想,覺得遲到6或7分鐘基本上還算準時,於是你決定不打電話,只是把車子重又開回車陣裡。

然後,再也許你根本完全沒想到時間的事,無論9點21或22,甚或9點45分,都還在可接受的準時範圍內,你或供應商都不會在意。

如果你是住在德國、北歐、美國或英國這類線性時間文化地區,你多半會打這通電話。如果你不打,時間一秒一秒過去,你卻還沒現身,這將有惹惱供應商的危險。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假使你是住在法國或義大利北部,你很可能覺得不必要打這通電話,因為晚個6或7分鐘仍在「基本準時」的範圍內。(不過,如果是遲到12或15分鐘,那就另當別論了。)

又或者你是來自某個彈性時間的文化,比如中東、非洲、印度或南美洲,在你心中對於時間可能會有全然不同的彈性標準。在這些社會中,因為你要對抗交通,還要應付人生道路上不可避免的混亂,人們預期會有延遲。在這種環境裡,9點15分與9點45分的差異非常小,每個人都能接受。

假如人們使用以下字眼來描述其他文化的人:缺乏彈性、雜亂無章、遲到、死板、混亂、適應性不足,那麼問題就很有可能是出在「時程安排」這個層面上。這個對於時間的心理預設,通常是種隱約的不會說出口的存在,它支配著不同文化,要加以了解可能會相當具有挑戰性。

最初搬到法國時,其他美國人警告我,法國人老愛遲到。後來經過證明,發現這話部分屬實,雖然對我日常工作影響很小。舉個例,抵達巴黎後不久,我計畫去拜訪一位專門負責海外移民業務的人力資源經理,她的辦公室位在拉德芳斯(巴黎大型企業的商業區)的某棟玻璃大樓裡。約定的時間是早上10點,我慎重地提前5分鐘抵達, 緊張不安地在心裡練習著荒廢已久的法文。我預定會晤的這位女士桑德琳‧ 古崗, 與我當時的老闆很熟,是公司的長期客戶,他向我保證古崗女士會熱情迎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