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總務省統計局去年(2017年)公布了兩個數字非常引人注目,一個就是2016年的出生人數已經跌破100萬人,而且預估還會每年遞減。另外一個數字則是,日本65歲人口突破總人口數的28%。這一消一長之間,顯示了日本國安級的危機,那就是稅基人口正在崩潰當中。

為了因應未來十年內將會越趨嚴重的問題,日本政府從許多管道上下手,希望讓大和民族可以「永續經營」下去。其中AI化以及移民政策,以後有機會再來跟大家分享。這次要談的是安倍政府提出來的「人生百年時代」計畫,這項計畫的骨架就是以現在45歲之後的上班族為目標,除了有計劃的展延退休年齡從原本的60歲展延到65歲之外,也開始鼓勵第二生涯計畫。

在鼓勵第二生涯的做法中,最常見的作法就是讓原本在職場工作的老員工們,到了退休年齡的時候,可以選擇減薪繼續留在原來的服務單位。但是新的模式會讓他們的薪資結構以及出勤時間相對的有彈性。有些公司採取減薪2/3,但是有獎金制度,依照達成的營業目標發放對應比例的獎金。另外一種則是減少出勤時間,採取類似顧問職務的做法。傳授經驗給公司其他年輕的員工。

另外一個方式就是有更多的中年上班族,開始奉行「Parallel Career」策略。Parallel Career過去都翻譯成「副業」,但是現在有一個更貼近的翻譯方式叫做「斜槓」。在中國大陸九零後的青年們,他們經常會自稱為「斜槓青年」就是這個道理,又是工程師,又是民宿主人,又是文案作者。

不過跟九零後這些年輕人最大的不同,這些「斜槓中年」會開始選擇不同的副業經營,除了公司福利一年不如一年,加上網路數位的發達以及許多企業開始縮短工時,把員工從過去被時間或是空間所箝制的生活中解放出來,透過網路,可以白天的時候是上班族,晚上的時候經營電商或是重新進入大學學習。

而這些中年之後的勞動力,被賦予一個新的名稱叫做「熟年力」。擁有熟年力的人們有幾個共同的特色,他們過去在某一個領域至少有十年以上的經驗,對於網路這些新興的模式充滿了好奇心並且願意嘗試,喜歡閱讀、進修以及與人交往。對他們來說,工作不再只是為了生活奔波,從某個角度來看,更像是他們在為人生做一個美好的收尾總結,在他們的周圍找到了可以貢獻出歲月所累積出了的經驗,加上已經過了為了爭取利益或是權力必須你爭我奪的時段,反而可以更輕鬆也更清楚的看到工作的價值以及意義。

安倍內閣也看到了這樣的價值,於是從中央到地方,從制度到宣傳,開始教育中年人要先充實自己,然後要求企業放寬兼差副業的限制,同時開辦許多地方大學的講座。這讓日本的熟年力在這兩年裡面,逐漸爆發出來。

這些熟年力人口被重新定義之後,也幫社會解決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老人安養以及長照,現在許多熟年力投入老人安養互助的系統中,由年紀較輕的熟年人口,照顧年紀較大的老年人口,由於他們的年紀相近,所以在溝通上比較沒有障礙。過去,會鎖定年輕人來照護的原因,也只是體力上的侷限,透過穿戴式機器人技術的發達,部分解決掉體力勞動的侷限,這也讓熟年力能夠發揮的空間變得更大。

從日本看台灣的社會現象,台灣未來5年內也會遇到跟日本現在類似的景況,台灣未來熟年力的市場,已經逐漸可以看到一些趨勢,包括知識學習的讀書會、演講會,以及影響力龐大的各個宗教組織,只要能夠善加使用,這些熟年力,可以為社會創造一個「人生100年時代」的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