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關於勞工權益的問題,引起各方關注,想要擁有一個友善的工作環境,似乎變成奢望,甚至在夢幻國度迪士尼裡,欲保有「合理」標準都顯得困難。這是一個關於夢想變調的真實例子。

穿10公斤的玩偶裝、中暑倒地還不能拿下頭套…迪士尼「卡通明星」的職災血淚
東京迪士尼樂園中的遊行活動,每天都會舉行兩次,且會隨著季節假日而改變表演內容,可說是樂園中最受歡迎的表演項目之一,圖為2016年時的聖誕版本大遊行(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有一位28歲的女性(姑且稱呼她為A小姐好了)在老少咸宜、帶來歡笑與夢想的東京迪士尼樂園工作,她的職務是穿戴玩偶服裝扮演卡通人物的演出人員。A小姐自2015年2月開始在迪士尼工作,但2016年11月開始,她的左手出現了異狀,經常覺得手臂很沉,甚至手抖難停,2017年1月病徵更加明顯,左手出現劇烈疼痛,甚至失去感覺,她到醫院檢查後,被診斷出得了「胸廓出口症候群」,神經與血液循環發生障礙,手臂無法自由活動,迫使她必須暫別暫別職場。

經過調查,A小姐與東京迪士尼樂園的雇用契約每年更新一次,她一個月出勤20天,每天上班8.5小時(中間休息1小時),遊行表演一天中會進行2次(也有未演出的日子),一次45分鐘,剩下的時間則是在園內走動,進行約7次、1次30分鐘、以30分鐘為間隔的頻率與來園者互動(拍照、握手等)。再以2016年11月至12月的工作內容為例,A小姐在這段期間共參與了50次的遊行表演,她必須穿上重約10公斤左右、會限制到脖子移動的特殊服裝,在遊行期間也必須持續高舉雙手至臉部以上。

穿10公斤的玩偶裝、中暑倒地還不能拿下頭套…迪士尼「卡通明星」的職災血淚
來到迪士尼樂園時,可以在園中有不小心遇見卡通明星們的機會,也成為來此玩樂時的一大驚喜(註:圖內的卡通明星並非職災受害者本人)(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再綜觀A小姐2年多的演出期間,她有數度穿著到總重量在20至30公斤服裝的經驗,從脖子到肩膀、手臂手腕被加諸了多重負擔。即使有專家指出類似這種「非意外」造成的病症,很難認定與工作內容有直接關係,但千葉縣(東京迪士尼樂園所在地)船橋勞動基準監督署,在2017年8月10日判定A小姐的病情為職業災害,批准了她的醫療賠償,可說是一次罕見的成功案例。

讓人歡笑的人失去了笑容,這起事件聽起來實在太「毀」夢想了,在夢幻國度發生如此現實的傷害,實在讓人遺憾,但值得深思的不僅是A小姐的勞動環境,與必須一直保持微笑的她被漠視了的健康權利,職災事件被報導時,曾被許多視聽眾質疑,因為媒體們大多都使用了「着ぐるみ」(卡通人偶服裝)這個字眼,但迪士尼不該有「卡通人物服裝」,每一位角色都是被請來跟來園者互動玩耍的嘉賓,都是「真實」存在的人物,必須維持這樣的設定,才不會破壞童話的世界觀,保有一個給孩子們的無暇夢境。

我記得有一次去採訪迪士尼新一季的遊行活動,工作人員就特別叮囑了請避免對公主們拍攝太特寫的畫面,以避免妝容露餡,還有去採訪某家與迪士尼有合作的劇團時,他們在搬運動物造型的道具也是謝絕攝影的,因為這些幕後搬運的過程中,拍攝起來的畫面會很像「屍體」,過於晦暗的聯想並不適合他們。點點滴滴的堅持與細膩到家的規則,讓夢境被營造更精緻,更甜美,但這份溫暖的堅持,卻也常常不小心忽視掉「中の人」(布偶裝裡頭的人)的權利與心情。

透過可愛的卡通人物來宣傳自己、與人們輕鬆建立更親近的交流,在日本已是一種趨勢,甚至還有人開設了玩偶人物養成所來指導有興趣進入業界的人,怎麼「變身」。這些「穿著布偶裝」的人們,可說是工作大不易,不只必須習慣於特殊服裝的重量、內部的悶熱,還得做出比平常還要再誇張好幾倍的動作,才能被看見。畢竟大部分的「中の人」都未被賦予說話的權利,同時,他們也是不被承認的存在,不是「着ぐるみ」也非「中の人」,得要徹底化身為該角色,但就算「變身」了,疲累與辛勞也不會消失。

其實不只是這次日本的職災事件,上海迪士尼在2017年的炙熱夏季中,也有「唐老鴨」在表演途中昏倒的插曲,當下的當務之急應該是趕緊讓裡頭的人透透氣,但「唐老鴨」並未摘下頭套,原因就在於不能破壞孩子們的想像,就算倒下,唐老鴨也必須是唐老鴨。在敬業態度的背後,還有更多升級、改善工作環境的進步空間。

夢不落帝國所帶給人們的美好與憧憬,是否因為這場職災認定而蒙塵呢?至少迪士尼官方釋出了檢討之情,表示將正視工作環境的過勞問題,並且進一步調整表演內容的動作與服飾的設計。那麼受害者的A小姐呢?她表示等她把傷養好,未來還是想回到迪士尼工作,只是這次,她希望可以協調到合理的工作量。

本文獲「想想論壇」授權刊登,原文

延伸閱讀:

幽遊白書:熱血青年的成長與成熟
那一夜,誰是聖誕老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