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場談判,還沒談,就已經知道結果。

身為主管的他,拿著「證據」。

這證據,是他部門裡的某一位設計師,竟然在上班時間偷接其他競爭公司的案子,而且,這案子的案主,竟然是以前的客戶。

身為主管的他,平常不會去注意印表機的東西,但就剛好那一次,他急著拿文件,親自跑到印表機,就發現有人正在列印彩色大圖。他看到覺得這圖很面熟,奇怪,這是從前的客戶的產品圖,覺得奇怪,這客戶已經「掉」了啊?為什麼還會出現在我們公司的印表機裡?

它絕不是以前留下的文件,因為這幾張圖片才剛剛離開印表機的滾輪,熱燙燙的,表示有某一個人,才剛剛送出這張圖到這台印表機裡,而且,這張圖顯然用上了最貴、最高畫質、最全彩的豪華設定,通常會這樣用上最豪華設定來列印,是表示即將拿給客戶看。

調查結果,這個客戶,被某間業界競爭對手削價搶走,那間可惡的公司和客戶保證,接案價減半,所有製作團隊都不變,因為他們已經和公司內部的員工全都「串好」了───人在辦公室,「私接」外案。

這個主管,今天就是要和這位設計師當面「講清楚」,依公司規定,也為了殺雞儆猴,這個設計師勢必是要被「fire」掉的,但這位主管已有一個打算──

很人性化的打算。

那就是,既然這設計師平常喜歡在外接案,那,讓他離開後,可以給他幾個兼職案子做一做,加起來,比他現在的薪水還多;讓他至少在失去全職工作的初期,除了拿走該拿的遣散費,還得到「加薪」……這樣的一個「遣散包」應該已經豐厚無敵到讓這位主管可以和這位設計師「交個朋友」──

「以後到天涯海角還請彼此多多照顧。」主管演練了一次話術,等一下要講給這位設計師聽。

這一場談判,還沒談,就已經知道結果。

主管準備讓這場談判變成一場「派對」,最大獎就是這筆豐厚的「遣散費」,辦公室不能喝酒,不然他肯定一定可以和這位設計師乾一杯,愉快的送走他……。

時間到了。

這時候,設計師走進來了。

主管也擺出預先設計好的滿臉熱情,招呼設計師,坐在自己的桌前。

不料,設計師滿臉青筍。

然後,拿出一枝錄音筆,放在桌上。

那錄音筆已經打開,上面的LED燈閃著,顯示它已經正在運作中。

「你在幹嘛?」主管詫異的問。

「………。」設計師不答。但錄音筆一直在錄。

「你這樣做,是為什麼?」主管再問。

「………。」

此時,設計師的下額抬高,面無表情的看著主管;那表情其實已經說明了一切。身為主管的他也知道那表情的意思──

從這一秒鐘開始的所有對話,都會被忠實的錄到這枝錄音筆裡,也會很忠實的被流傳到網路上,最後很忠實的啟動了民眾的反感。

身為主管的他,可以想像自己被公司集團公關約見,可能連自己工作也會不保──一切都是因為,自己開啟了這場「談判」。

主管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

也知道這件事「騎虎難下」,因為錄音筆已經打開了。它正在錄!它正在錄!

原本想要和設計師「交朋友」的主管,驚慌了起來,還好錄音筆只能錄聲音,不會錄到他的狼狽樣;主管陡然站起來,額頭冒出涔涔冷汗,看著他的設計師。

「等我一下,我先去洗手間。」主管奪門而出。

過了五分鐘,這主管平靜多了。

他想了很多事。

也做了一個決定。

走進辦公室,他拿起他桌上的手機,架在他桌子旁邊,按下了「錄影」鍵。

錄著小小房間,錄著這張桌子,錄到那枝錄音筆,也錄著那位設計師,還有……他自己。

設計師表情依然冷酷。這真是一個讓人心碎的畫面;主管回憶,以前從面試開始,就是他一手帶著這位設計師,每週、每月、每季開會他都會帶著這位設計師一起奮鬥,但現在,設計師好像仇人一樣。

主管瞭解,他是主管,即為「原罪」;誰叫他們是在辦公室認識的,只要主管一天是主管,他和他的部屬就已經種下了「仇人」的必然結果。

既然錄音筆已經開啟,主管決定,不再熱情。

他拿出證據,冷冰冰的質問設計師,嚴正的告訴他這些有多麼錯,也告訴他後面可能發生的法律訴訟;他沒有準備講稿,卻講得句句鏗鏘,因為他講的是自己內心的話。

他告訴設計師,做人比做事還重要,道義比專業還重要,他像是在演講,大道理一句一句,透過錄音筆與錄影機全都錄下來,設計師在對面,原本嚴肅的臉,此時好像快要笑出來了!他看著眼前這位他曾經畢恭畢敬的主管,眼裡只有鄙夷。

好像他正在看著一個小丑。

然後,談判結束,設計師離開了。帶走了他的錄音筆。

主管也收起了他的錄影手機。

接下來幾天,設計師果然還是讓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錄音檔上傳網路,造成網路上一片撻伐。主管刻意請了三天假,不過問公司的事,但,即便主管三天沒開電腦,主管的家人還是收到了公司打過來的解雇電話,要他不用再回公司上班了,因為現在全網路都在講他、新聞上都在討論他…

主管苦笑。

幾天來,他第一次笑。

他將那支影片的檔案拷貝了5份,收藏在不同的地方。

那會是最好的價值──在這個地方有100萬家公司,超過100萬個主管。這100萬個主管大多不敢主持正義,只想保住他們的飯碗,是非不分,只有他,曾經幹了「這件事」,且錄下了這則珍貴的影片,然後被Fire掉。這則影片足以證明他是一個多麼特別的主管,某天或許將讓他成功的得到某龍頭企業的面試,讓他當選企業總會理事長,讓他完成一般小主管無法完成的夢想…或許,只是讓他睡得安穩。

以上這則奇怪的故事告訴我們,新世代管理者(如那個主管)經常被新世代部屬(如那個設計師)挾網路之人氣而備感威脅,大部份的主管面對這些部屬,無論部屬做了什麼已經在他容許範圍以外的事,主管都試著選擇「迎合」,一方面覺得這樣自己「才酷」、符合這個世代,一方面也是非常害怕自己Fire人會不會發生什麼「後遺症」(比如被PO上網、被攻擊)。

故事裡的那個主管,一開始就是選擇迎合,違背自己的意志,就算設計師真的搞了一件很「逾矩」的事,主管竟還打算私下跟他「做個朋友」。

後來,主管發現,他的迎合、友善,在某些新世代部屬身上並沒有用,於是他突然領悟,他應該做「對的事」。

當他做了自己心裡面那個「對的事」,他至少可以做自己的英雄,有一天往回看,他的這一天的表現,將成為我們這個時代唯一有風骨、有「Guts」(擔當)的主管。畢竟,現在主管所管理的部屬,有一天自己也一定會當主管;那時候,你現在所做的事,他們會「懂」,而且會更加的崇敬你。

所以一定要相信你自己,心中的那個「正確」才是真正的正確。

畢竟人們都喜歡英雄,不會喜歡小丑;活了這一年紀,不說出心中的正義,不在此時當英雄,該當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