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2017年結束,已經來到2018年1月的一半,有越來越多公司在辦年終尾牙,這往往是和許多朋友和同事見面,交流最近產業發展和更新彼此生活近況的機會。

幾天前,一個合作公司的年終尾牙上,當我們全坐定,活動開始時,應該跟我們坐同一桌的日常聯繫窗口,還有幾個我們常一起合作的同事依然沒到。一直到晚宴開始接近半小時後,他們才姍姍來遲。

當她和團隊走到桌旁為遲到而道歉,並迅速坐下時,我們問她為什麼遲到,而且看起來如此倉促。她大約40歲,在部門算是一個相對年輕的經理,負責新事業的發展,並與新的年輕公司和產品建立合作夥伴關係,因此她的大部分員工都比較年輕,介在20幾歲到30幾歲之間。這家公司主力是在時尚行銷和媒體產業,因此他們某些業務在假日依然要維持營運。

「對不起,來晚了。因為農曆春節不到一個月就要到了,我們希望能在那之前搞定春節排班,剛剛在詢問志願者,或是一定要被指派工作的人,以及要在哪些天工作,是要在大年初一、初二還是初三?」

我們桌子上有人笑了回:「喔,那我想應該每個人都力爭不要在春節工作吧?」

經理在回答之前稍微停頓了一下:「是,這是大多數人原先的猜測。但在我這幾年管理這些20到30幾歲的年輕員工時,我實際上發現,結果通常都是反過來:今天,就像去年一樣,實際上有更多人爭著要在除夕到初三上班。我們從辦公室過來遲到了,就是因為有太多人想要在除夕到初三之間上班。

為什麼?有幾個原因。他們許多人家都在南部,來台北唸書或是工作,所以他們需要在假期間回去。因為產業屬性,這些年輕女性上班族有很高的比例大約30歲左右。有一些男同事則是同性戀。在辦公室沒有任何問題,我們部門多數是年輕人,這裡沒有任何歧視。

但是他們寧願在春節工作也不願意回家,因為一旦被許多家庭成員、父母和叔叔嬸嬸包圍,他們會感覺到巨大壓力,每隔幾小時就會不斷被問道:

『你為什麼還不結婚呢?你已經30多歲了你想一輩子單身嗎?你想要成為高齡媽媽嗎?看看你的表哥,都已經有2個孩子了!』

我記得當我大約在20年前剛開始工作的時候,許多剛結婚的年輕妻子不想要回家,想要在春節工作,是因為春節過年期間,他們要在廚房裡面,在婆婆的壓力下,連續為整個大家族煮飯工作2到3天。隨著家庭規模越來越小,越來越分支,越來越多餐飲選擇,現在更容易採購和準備,這些理由看似略有下降。

所以對我來說有點難過,每年這時候,還是看到在我部門和許多有類似年齡結構的公司和產業裡,這些年輕人對農曆春節有這麼大的壓力。

想一想,對於一些年輕人來說,想到要面對不斷的嘮叨、隱私問題、關於他們性向的笑話或八卦的壓力有多大,以致於他們寧願在一個幾乎無人城市裡面的辦公室一個人工作,也不要在一個最重要家庭聚會的節日中回家。

我的助理是一位年輕女性,獨自在台北工作和生活,她家在台南。一個非常有能力,獨立的現代職業女性。她是今年第一個自願要在春節工作的人。為什麼?

她去年30歲了,她告訴我從過去2~3年起,所有的親戚要不是每次見到她,就問她為什麼還單身,試著要撮合她跟某個人的兒子,而當被她拒絕時就看起來很受傷或一副不被尊重的樣子,就是看著她說閒話,好像只因為她還沒結婚,關於她其他的一切,她的教育、職業生涯,所有過去的努力工作都是一場失敗。

不,她說。今年,她將採取簡單的方式來避免這一切。

這讓你突然意識到:有時在家庭聚會,聽到一個年輕的侄子、侄女或堂哥堂姐在假期中需要工作,今年不能回來,到底是因為他們不能或者自願選擇不回來?我們自己在家的時候,有沒有間接的開了什麼玩笑,或是在過去幾年引發任何不舒服而導致這樣的結果呢?

我們是否應該更自覺和更敏感一些呢?我們認為的那些無傷大雅的笑話或評論或『建議』,他們是否間接的造成這樣的結果?」

在當下,或許我們也沒有太多立刻能做的事情,來阻止像這樣的事情發生。

除了記得到了某一天,不管是很快要到的今年春節,或是幾年後當我們在面試新人,或是許多許多年後,當我們自己變成春節大家族聚會中的叔叔或嬸嬸時,我們不會問關於他人在生活隱私中不必要的問題,或太多個人細節,造成年復一年的壓力,以致於他們寧願在辦公室獨自工作,也不要回家跟家人一起面對。

有些人在重要的家庭聚會中沒有出現,是因為他們被迫工作,或僅是因為對他們而言,這是避免壓力最簡單的方法呢?

我們要如何才能更自覺和敏感?我們要如何才會在開口說一些自以為無傷大雅的評論或笑話時能暫停一下,然後想想別人聽起來會有什麼樣的感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