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縣政府(財政處)回應:

一、本項評比結果,本府位居落後 ─ 凸顯中央長期資源分配不公事實

有關商業周刊針對2002年至2012年總決算審定報告資料及四大面向,得出各地方政府的財政評比指標,因本評比四項指標中有兩項指標著重在長短期債務償還能力,另兩項指標為本府是否足夠財政能力支應人事費及社福、教育、警政等一般政務支出,雲林縣落在第5級,即財政體質第二弱。

經參考並排序所附歷年地方政府昏迷指數彙整表,2012年領先之6縣市中有4縣市為直轄市(桃園縣、臺中市、台北市、新北市),落後之8縣市,均為財政體質不佳之農業縣市或偏遠縣市(苗栗縣、屏東縣、基隆市 、彰化縣、澎湖縣、雲林縣、花蓮縣、嘉義縣),亦為目前公共債務逾限或瀕臨債限之縣市,證實並凸顯中央長期資源分配不公造成地方財政體質不健全且無法自主改善。

二、本府財政永續經營的困境 ─ 中央資源分配不均,造成本府長期入不敷出、舉債瀕臨上限

財政為庶政之母,健全財政是地方永續發展的基礎,自蘇縣長8年前上任之初,縣府債務就高達254億元,已瀕臨債限,其規模是一個年度的歲出,整個雲林縣政府的財政已經極不健全,入不敷出的財政困境導致施政舉步維艱。

本府長期以來自有財源偏低,財政結構失衡導致財政困難,以103年為例,法定預算歲出280.13億餘元,扣除中央計畫型補助款(收支對列部份)65億元,基本財政需要計215.13億元,而自有財源56.12億餘元,加上一般性補助64.3億元、統籌分配稅款59.24億元,共計179.66億餘元,財政收支差短35.47億餘元,以新增舉債方式籌措財源13.21億元後,仍不足22.26億元,究其原因係行政院主計總處設算本府基本財政收支差短時嚴重低估,導致本府須編列爭取中央補助款預算彌平財政缺口。

這樣的預算收支缺口年年發生,統計就任8年來平均缺口約37億元,約占總預算歲出總額的14%,也就是每支用7塊錢中有1塊錢籌無財源,面對每年度的收支差短,縣庫必須設法從「稅、費、捐、債」等面向籌措財源,但由於資金缺口實在龐大、加稅加費不易、土地售罄,舉債成為弱勢縣份維持基本建設的方法,逐年累積的結果,即使公共債務法剛修法通過,本府舉債仍瀕臨公共債務法上限,今年必須依規定提出債務改善計畫。在財政極為困窘之情形下,本府積極辦理開源節流措施,但杯水車薪,成果有限,僅勉強維持基本縣政運作,使債務未逾債限比率。

三、改善財政體質的根本方法 ─ 請中央拋棄掌權握錢的本位主義,儘速修改財劃法,加入能平衡城鄉差距之分配指標,以解決財政結構性問題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有心施政卻苦無資源,是蘇縣長8年來心中最沈重的無奈,各縣市財政困境,肇因於稅收分配不公,中央長期集權又集錢,且於資源分配時「重直轄市、輕縣市」的思維與做法,造成目前「富6都、窮16縣」現象持續且越來越嚴重,各地方政府在自有稅收不足以維持基本財政支出情形下,極度仰賴中央財政補助,本府每年近8成歲出須靠中央補助,現行制度不利地方自治。

本府認為,根本之道是請中央儘速修正「財政收支劃分法」,改善中央分配予地方資源太少及各縣市間資源分配不均之結構性問題。本府自98年起數度與嘉義縣、屏東縣等經濟弱勢的縣份針對財劃法修正案提出聯合修正意見,建議將「每戶可支配所得、農林漁牧產值」等指標納入修法版本,在持續努力下,經財政部於立法院第8屆第3會期納入35版本設算,預計修正後本府每年可增加分配金額,期望以此早日解決地方的財政困境,方可展望地方永續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