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旅遊途中,我在Denny’s邊吃著法國吐司邊發呆,看到餐廳裡一角放著一台夾娃娃機,裡面躺滿著海綿寶寶含其他美國小孩才認識的布娃娃,突然一種懷念感油然而生。

其實夾娃娃機在台灣當紅的時候,我也頗好此道。老實說,我覺得自己還挺厲害的,我最高紀錄是花了120塊(玩12次)就夾走9隻娃娃,身邊的妹瞪大眼睛充滿崇拜地望著我,連附近的路人甲都圍過來看,當中應該也有憤恨的老闆吧!?

------- 布萊恩的密技大公開 -------

其實我並沒有花很多錢「繳學費」,也沒研究過書本(你沒看錯,當時確實有出夾娃娃機的教學書,而且居然有人買)。我的方法很簡單,就是下手前先繞場觀察。觀察的重點倒不是玻璃櫃裡有沒有我喜歡的娃娃,而是其他玩家的狀況。

首先,沒人光顧的場子我會直接跳過,因為這類機台的老闆多半是「姜子牙」,連餌都不放,純粹「願者上鉤」。至於生意好的店家,我就先看看大家的狀況:「爪子」的力道是否合理,有沒有被調的過鬆;成功夾到獎品的頻率有多高;還有會不會有店員定時出來「翻堆」。

如果觀察的結果是正面的,我才會把皮夾拿出來去櫃台換零錢。

另外很重要的一點,如果你有觀察過夾娃娃機,你會發現爪子有分「兩爪」與「三抓」兩種,基本上我只玩兩爪的。因為唯有兩爪的機器,我可以精準控制爪子插入的縫隙,而三爪的機器會隨慣性任意擺盪,所以運氣的成分比較高。

其實最近幾年市面上的機器幾乎都換成三爪了,我想很可能是店家早已發現兩爪較容易被破解的緣故,這也我是金盆洗手的原因。

------- 梗好不容易鋪完了,進入主題 -------

其實看到娃娃機讓我突生感觸,也是因為剛好看到這則新聞

怨娃娃機難夾 被打斷4顆牙〔自由時報記者王定傳、李忠憲/新北報導〕

「花了1,000元,就是夾不起來,我很不爽!」梁姓男子花大錢夾娃娃,但箱裡的商品,卻是一樣也夾不到,好不容易夾到一支手機,竟是瑕疵品,梁男氣不過與劉姓業者理論,對方反用摺疊椅打斷他4顆牙;板橋地院依傷害罪,判劉男3個月徒刑,可上訴。

相信很多人看到這則報導,都跟我有同感:夾不到就不要夾了,居然白花1,000元還被老闆用「十大武器之首」的摺凳伺候,這位大哥是不是太認真了啊~

任我行說過:人就是江湖!我們在江湖上走闖,多數時候走的是別人開的路,玩的是別人擺的局。你是學生,你就是升學制度的一個player;你是上班族,你就是企業組織裡的一個player;就算你是創業者,似乎是「另闢新局」,但放大來看,仍是整個商業體系中的一個player。

甚至包括兩性關係,也是一個緊密互動的雙人賽局。這些「局」有大有小,有複雜有單純,但真要講,也不過就是一台娃娃機、背後的老闆、以及一個玩家間的關係。機器是別人擺的,規則是別人訂的,那我們能做甚麼?

我們能做的雖然只有兩件事,但我認為已經非常夠了。歸納起來其實就是上面提到的娃娃機密技:

1. 先觀察,再決定要不要下場(其他人能否從中得到大獎?)

2. 若要玩,從自己的優勢切入(我自己擅長兩爪還是三爪?)

那位被摺凳打掉門牙的大哥,我想是被櫃子裡大獎吸住了所有的注意力,忘了自己只是一個在別人設好賭局中的一個玩家罷了。當他發現遊戲規則並不站在自己這邊時,卻已經投入大量資本,一時氣不過,想要討回公道,卻還是沒能警覺自己仍在對方的地盤上,結果又賠上了四顆門牙。

這則新聞看似誇張,但同樣的故事其實不斷地發生在我們的周遭。

明明對金融市場一知半解,卻為了不可能實現的獲利,在理專的慫恿之下,購買了連自己都不瞭解的金融商品。事後發現損失慘重,氣不過,把帳全算在政府控管不力,要求國家賠償。

從來不花時間了解異性,卻在看到心儀對象後,卯起來用自己認為對的方式窮追猛打。投資了龐大的時間精力僅換來好人卡一張,開始對對方由愛生恨,從索回禮物到電話恐嚇爛步百出。

對公司的策略和其他部門的業務都事不關己,自己部門的定位與角色也是主管的事。每天只專注在把交辦的事情做好,不是自己的業務推掉。自認盡心盡力無愧於人,突然有一天公司瘦身,工作不保,於是怒批老闆冷血、政府無能、懷才不遇。

請別誤會,我並不是說拿摺凳打人的老闆無罪,或者政府對衍生性金融商品沒有監管責任,那是法律與制度的問題,自然該維持社會正義。但在事情的一開始,身為自己的主人,我們有沒有好好看清整個大局,了解自己的勝算?

上次網聚,一位年輕網友問我,我和Joe徵人的條件為何?我心裡想了一下,專業、經驗、熱忱這些都很重要,但更難得的是具備一種習慣,會懂得退一步,試著思考全局的習慣。

寫到這裡,我突然想起大學時代的另一件往事,現在想想還挺好笑的。

以前我是慈幼社的社員,有次我們帶育幼院的小朋友來我們校園打棒球。所有人分成兩隊,每隊都有小朋友和慈幼社的大哥大姊。這些小朋友沒甚麼打棒球的經驗,基本上投手投得歪七扭八,打擊者當然也每棒落空,結果造成外野的小朋友無聊到不行,有些小鬼甚至坐在地上擺個臭臉,還有人擅離職守跑到投手丘跟投手搶球。

眼看原本熱烈的氣氛就要瓦解了,我趕緊召集其他大哥大姐「密謀」,把投手全都換成大人,並且盡量「餵球」給打擊者打,這樣一來,攻方有機會可以擊出與跑壘,守方也忙得不可開交,反正讓小朋友玩得開心最重要。

沒想到當場面熱烈的時候,突然有位學弟,竟然大聲在球場中帶著幾位小朋友大喊「抗議!投手放水啦!」,原本以為他在開玩笑,沒想到他還真的面紅耳赤地跑來抗議,他說他帶領的隊伍原本領先,結果投手被我們要求放水,分數就被追上來了,他覺得非常不公平。

我們聽了一整個傻眼,「學弟,你…你認真了!」

有時候想想,到底甚麼是「正義」,甚麼是「白目」,還真是一言難盡啊!只能說每個人眼中的「局」是不同的吧!

本文獲「大人學」授權轉載,原文:夾娃娃機的心得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