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跟你交易的人可以有千百種理由,就像不喜歡你的人可以發你好人卡、睡覺卡或回一句「我現在沒有心思談感情」(意思是,跟你談的話,的確沒心思)。華爾街之狼戳破這些打槍你的鬼話,你該做的不是一一回應這些問題,而是要讓他相信「不跟你交往,痾不,是不跟你交易,真的很可惜!」

可惜我這些手下的成績一直沒有這麼可觀,反而還糟糕透了。

他們每撥兩百通鄧白氏卡片上的電話,平均只找到五位潛在客戶,從這五位潛在客戶中,他們平均能夠開發的客戶…連一個都沒有。

一直都是這樣。

「我希望你們告訴我,為什麼你們覺得拉有錢人的生意這麼難,因為我真的搞不懂。」

最後,有一個人打破了沉默。

「反對理由太多了,」他抱怨說:「我到處都碰到反對的理由,搞得我甚至無法發動推銷攻勢!」

「我也一樣,」另一位營業員補充說:「反對的理由成千上萬,我也施展不開銷售攻勢,這件事比推銷雞蛋水餃股難多了。」

「一點也沒錯,」第三位營業員補充說:「反對理由整死我了。」他嘆了長長的一口氣後說:「我也投雞蛋水餃股一票!」

「我也一樣,」另一位營業員說:「問題在於反對理由就是不肯罷手。」

其他員工開始點頭,表示贊同,暗暗表達他們不同意的共同心聲。

但我絲毫不為所動, 事實上,從我們轉攻有錢人開始,營業員一直都在抱怨,說反對理由不斷增加,極難克服。雖然其中有幾分真實性,實際上卻沒有他們所說的那麼難,甚至還差遠了。會有成千上萬種反對理由嗎?少來了!

「說得相當有理,」我帶著一絲諷刺的意味說道:「因為你們都極為確定有上千種反對理由,我現在想把每一種反對理由都列舉出來。」說完,我轉向白板,在白板架上抓了一支黑色的神奇麥克筆,舉到白板中央,然後說:「快!開始把所有反對理由說出來,然後我會替你們一個、一個找出答案,讓你們看出這種事情多麼簡單。快,趕快說!」

這些員工開始在椅子上忸怩不安,似乎完全嚇呆了,好像車頭大燈照著的一群鹿,卻沒有鹿那麼可愛。

「快,」我催促他們,「現在就說出來,否則就永遠閉嘴。」

「『我要考慮一下!』」終於有人說出一個反對理由了。

「好,」說著,我在白板上把這句話寫下來。

「他希望考慮一下,非常好的開始,請繼續。」

另一個人吼著說:「『他希望你回電!』」

「好,」說著,我把這句話也寫下來。「希望回電。還有嗎?」

「『寄給我一些資訊!』」

「好,這個理由很好,」說完,我把這句話也寫了下來。「請繼續,我會把事情弄得簡單一點,我們希望寫出一千個,只剩下九百九十七個要寫。」我對他們發出諷刺性的笑容。「這件事十分好辦。」

「『現在時機不好!』」有人喊著。

「好,」我回答說:「請繼續。」

「『我需要跟太太商量!』」另一個人叫道。

「『或是跟合夥人商量!』」還有一個人這樣說。

「太好了,」我鎮定地說,一面把兩個理由寫下來。「我們進步神速,只剩下九百九十四個了,請繼續。」

「『我現在手頭不方便!』」一位營業員喊著。

「啊,對了,這是很好的理由!」我迅速回答,把這句話草草地寫在白板上,一面說:「不過,你們得承認,從我們開始打電話給有錢人以來,你們聽到的這種回答並沒有那麼多。總之,我們繼續說下去,還有九百九十三個原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