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低薪要「替基層勞工減稅」?別鬧了!
解低薪要「替基層勞工減稅」是無知之政策。圖為抗議勞基法修改的勞工大遊行。(風傳媒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低薪困境不僅是台灣社會17年來的痛處,現在也成為蔡政府的軟肋,可以與空污惡化並列為綠營選舉的最大弱點。蔡政府想出的「解低薪藥方」不少,不過 這些解方的可行性與效果都有不少問題。

低薪難解與空污惡化,同為蔡政府的軟肋

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中,特別提出「幫年輕人加薪」的承諾,雖然她演說中也有但書,強調不是短期可見效,不過這句話似乎大家選擇遺忘,實質薪資仍然難有感增加,加上勞基法修改問題引爆的抗爭,讓蔡政府解決低薪問題的壓力更大也更迫切。

年末記者會中,總統一句其夢想的基本工資是3萬元,就讓各部會忙著設法「幫總統圓夢」,許多奇哉怪也的方案也出爐。

行政院提出的低薪解方構想包括:替基層勞工減免個人所得稅、維持每年調漲基本工資4-5%、輔導非典型就業員工、參與公共工程廠商規定薪資水準、加強上市櫃公司薪資資訊揭露

提出「替基層勞工減免所得稅」構想者,可謂動機純正、立意良善,但卻對財稅制度、甚至經濟理念相當陌生,甚至到無知程度。

替基層勞工減稅是對稅制的無知

世界各國對個人綜合所得稅的課徵,幾無例外是採累進稅率制;而在計算出需要課稅的所得淨額前,就給予各種扣除額。其中包含的理念與實務結果,已經考慮到讓所得低者繳稅少或甚至不必納稅。

以台灣而言,一般上班族的綜所稅,有12.8萬的薪資特別扣除額、9萬的標準扣除額、8.5萬的免稅額,因此年所得在30.3萬元以下者,原本就不必繳稅。如果所得者只有薪資所得,換算成月薪是不超過2.5萬者,基本上就不必繳稅。如果是有撫養其它親屬而有多的扣除額,不必繳稅的門檻會再升高;相反的是如果有其它收入讓整體淨所得上升,即使月薪2.5萬元者,仍有可能要繳稅。

在蔡政府提出的稅改方案中,薪資特別扣除額提高為18萬、標準扣除額增為11萬,稅改方案通過後,基本上免繳稅的門檻會提高到37.5萬,換算成月薪是3.1萬不到者就免繳稅。

因此,實際上在原來的稅制設計上,早已考慮根據整體所得高低、家庭人口與負擔等因素,對其繳稅額有增減機制。現在橫空出現一個叫「替基層勞工減免所得稅」的作法,先問:何謂基層勞工?想必要根據所得高低分,讓所得低者減稅所得稅,但問題是所得低者原本就繳稅少或甚至不必繳稅了嘛。

財政部是專業部會,別鬧笑話

而如果是擔心「基層勞工」因為要撫養孩子、父母等難以負荷而要給予減稅,也是多此一舉的想法與作法,因為只要撫養親屬多一人,就多8.5萬的扣除額;現行稅制下,雙薪家庭的4口之家,家庭年所得在93.2萬以下者就免繳稅─換算成月薪是近3.9萬。

如果覺得這些扣除額、免稅額都太低,就在稅改方案中提高額度即可,這是所有繳稅者都平等同時受惠,沒有所謂「替基層勞工減免所得稅」這種事。財政部好歹是有專業的部會,千萬別提出這種可笑又外行的政策,政府要盤算的就是能承受多少稅損。

至於什麼「持續推動產業升級」、「上市櫃公司薪酬加強資訊揭露」等,其實都早作了,效果如何算是「有目共睹」,部會再拿來說一次,也是「情有可原」,因為他們也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

倒是工程會有意對公共工程與採購直接要求薪資水準、在採購合約中納為加分項目這點,頗值得注意。這個作法類似招標文件也可要求廠商資格、過去不得有不良承攬紀錄等,不是不能作,但卻會引發其它問題。

公共工程招標採購訂薪資水準,違反自由市場嗎?

一個是政府是否過份干涉了民間企業的薪資問題;去年在工商早餐會中,賴清德說希望上市公司起薪3萬,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就頗不以為然的說出「政府勸企業調薪違反自由市場規矩」,那公然在招標規定中訂出投標廠商的薪資水準,合宜嗎?能被接受嗎?

再者,政府要如何定義所謂的「薪資水準在3萬元以上」?平均薪資嗎?如果是平均薪資,實質意義就不大了;基層員工與高管一起平均後,低於3萬元的機率還真是沒有。還是員工最低的薪資水準?如果是指最低薪資,其結果是讓企業造假還是讓低薪者更難找工作?

至於維持基本工資每年4-5%的漲幅,確實能讓勞工團體心中得到基本的寬慰,但對打破低薪困境的實效恐怕極小。只要比對過去台灣薪資走勢與基本工資調漲之間的關係本可知,兩者的關聯係數低。景氣好、成長高、投資多時,薪資快速增加,基本工資不動如山;待薪資停滯後,持續調高基本工資,還是拉不動平均薪資上揚。

調高基本工資難見效,低薪解方早有

更何況,不考慮景氣好壞、企業承受能力就持續拉高基本工資,有可能反而對基層勞工有負面影響。部份人以美國西雅圖等地大幅調高基本工資,經濟仍欣欣向榮為例,認為拉高基本工資反而有利經濟與就業。但台灣經濟、產業與企業是否有此承受力,恐怕無人敢打包票。如果持續拉高確實是解決低薪的好方式,且甭擔心其它後遺症,世上當已無低薪國家了。

難道解低薪真無方式嗎?傳統藥方其實就擺在那,也被證明有效,就看蔡政府用與不用、是否有能力做到了!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呂紹煒專欄:解低薪要「替基層勞工減稅」?別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