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本市財政狀況,茲說明如下:

(一) 由於南北發展始終存在極大差異,以土地稅來看,台北市及新北市103年度預算數即達本市2倍之多,在地利優勢下,其自籌財源所占比列自然高於本市,加上現行中央統籌分配稅款分配公式中,直轄市之營利事業營業額權數仍高達50%,在中央財源有限情形下,造成獨厚台北市之不公情況,本市自籌財源亦因此相對偏低。

(二) 中央對直轄市及一般縣市補助制度嚴重不均,如原高雄縣每年獲一般性補助約113億元,但原高雄市僅獲補助9億元,另對原高雄縣退休人員優惠存款差額利息補助75%,每年約11億元,縣政府負擔4億元,但原高雄市則無補助須自籌28億元,由於中央對原直轄市及縣市補助制度不同,造成本市負債較高,雖然中央承諾合併後補助財源只增不減,但事實上,本市合併後中央各項補助(統籌分配稅款、一般性與專案性補助款)與100年補助額度比較,共計減少近465億元,嚴重影響推動施政所需財源。

(三) 至本市人事成本居高不下,主要係合併改制後,本市因幅員面積居各都第一,人口數亦為六都第二,造成本市學校數量及教職員人數居多,人事成本固化,且經統計本府公務人員平均年齡42.41歲,平均年資16.84年,均為五都之最,致本府現職人員用人成本負擔重於其他直轄市,雖然103年本市已累計精簡人力7%,但仍無法大幅降低人事費支出。

(四) 在財源不足、人事成本僵化情形下,本市為提升城市發展優勢,並達到高高平目標,所需投入的經費亟為龐大,為推動各項重大建設,本市不得不舉債支應。債務負擔雖然沈重,但本市仍嚴守「財政紀律」,嚴格自我管控,恪遵公共債務法之規定,並積極推動各項開源節流措施,逐步落實推動,以達成財政永續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