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衡量指標未具意義,嚴重偏離事實

1. 因研究單位未提供推估數據相關資料,及各項比率設算公式,本府無法確實核算。

2. 就附表2-17:現金償付能力指標之流動比率,財政健全之縣市-臺北市僅0.9遠不及臺東縣高達10,甚或不如債務超限縣市-宜蘭縣3.48,衡量指標不具代表性。

3. 就附表2-19:長債償還能力指標,以臺北市為例,該指標項下三項衡量指數(長期償付能力、利息保障倍數及人均長期負債)均為0,設算結果,僅將淨資產比率乘其權重即其得分,致該市無長債償還能力,顯見該項衡量指標顯不具意義。

4. 就債務超限縣市相較:宜蘭縣、苗栗縣於101年因債務超限,經財政部列管償債計畫至今,財政昏迷指數各項指標101年評比結果,二縣市分居第5名及第20名。以「長債償還能力」構成項目估算結果而論,二縣市則分居第1名及第19名;以「現金償付能力」構成項目估算結果而論,二縣市則分居第8名及第18名。同為債務超限列管之縣市,評比結果卻有天壤之別,可見所選用之衡量指標極不合理。

5. 附表2-20永續服務能力,應考量稅收之成長性,而非以過去數據論斷,以本縣為例,劉縣長非常重視教育、社福及警消等施政,相關預算經費投入比重甚高,而本府在各項考核評比,屢獲第一,惟本項設算結果,未能呈現本府財政努力成果,欠缺衡量意義。

二、 各縣市基本條件差異極大,不應一概而論

1. 直轄市(5+1)都,與其他縣市財政規模不同,卻以相同指標評比,有失公允。

2. 以財政昏迷指數四大面向中「預算支應能力」構成項目估算結果而論,六直轄市分占1、2、3、4、5、7名;又以「永續服務能力」構成項目估算結果而論,六直轄市分占1、3、4、6、7、9名,明確顯示直轄市與縣市規模不同,至少在「預算支應能力」、「永續服務能力」二構成項目上,難以一同評比。

三、 本縣基本財政狀況評比落後原因分析

1. 本府自有財源占歲出決算比率雖由98年28.56%,成長至101年36.65%,惟仍遠低於50%,顯示財政收支劃分法長期稅源分配不均,中央核算一般性補助款又未能彌平縣市基本財政需求,地方財政結構嚴重失衡,必需仰賴中央巨額補助方能推動基礎建設。

2. 另本府爭取中央補助需相對自籌配合款,外加土地徵收款需由本府全額負擔後,才可能同意補助,再加上本府縮減歲出規模,導致公共債務未償餘額超過債限。本府103年度分析歲出預算約為251.6億元,其中人事費124.1億元,延續性項目102.97億元,爭取中央補助計畫項目24.53億元;歲入預算297.61億元,其中稅課收入(含中央統籌)80.79億元,一般性補助74.37億元,合計155.16億元,尚不足以支應人事費及延續性項目(短少71.91億元),在在顯示本府亟需中央補助,方能推動日常政務。

四、 本縣就政府永續能力,積極推動基礎建設,招商引資,創稅倍增

為提升政府永續能力,本府積極推動基礎建設,不遺餘力地促進觀光藝文產業發展,不僅可增加本縣縣民就業機會,更可提升土地價值,增加土地處分效益,更可增加稅收,以本縣轄內國稅及地方稅為例,由95年198.26億元至102年307.88億元,增加109.62億元,增加幅度高達55.29%,創稅倍增,惟該財政評比指標未能納入衡量,悖離衡量政府永續能力評比意義。

五、 俟基礎建設完成後,本縣將脫胎換骨

1. 本縣交通基礎建設落後,近年來本縣積極投資相關交通建設,貫通東西南北路網,提供便捷之交通動線,打造招商引資與觀光旅遊之競爭優勢,進而帶動地方工商發展,另配合科學園區管理局開闢科學園區增設國道交流道(匝道亦由本府負擔土地徵收款,如國道一號銅鑼交流道、頭屋交流道等),打造優質產業環境,節省廠商營運成本,吸引產業進駐。

2. 各項重大建設均須負擔鉅額中央補助款所需之配合款,95年迄今本縣負擔之地方配合款及土地徵收經費已逾270億元。未來期待本縣在各項重大基礎建設完成後脫胎換骨,工商業發展榮景可期,有效縮短城鄉差距。

六、 財政結構長期失衡,為縣市陷入財政困境主因,惟有儘快完成財政收支劃分法之修正,始能根本解決

1. 直轄市數目擴充後,若對16縣(市),未有適當制度配合,將使其財政狀況日益艱困,區域間的不平衡發展益形惡化。

2. 是以應儘速修正財政收支劃分法,下放財源,紓解地方財源不足的問題,才能正本清源,改善地方財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