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評比指標權重分配有檢討之空間,建議研究單位應邀請中央及地方政府檢討後再行刊出

查現行一般財政能力或狀況評比概以自籌財源占歲出比重、歲入出決算差短、財政缺口及長短期債務情形等作為評比指標,本次『財政評比』指標設算有關各縣市政府財政昏迷指數,係納入現金償付能力、預算支應能力、長期償債能力及永續服務能力等4個面向,各個面向下再細分17小項財政能力指標,並分別賦與其權重核算,結果與行政院主計總處所公布各縣市之財力級次及財政部國庫署每月公告之各縣市公共債務情形有顯著差異,究其原因固然係評比面向不同所致,惟財政指標之建置,其定義及指標權重仍需一套嚴謹作業規範方可提供各方參考及省思,本次評比指標權重之訂定是否妥適?似有再檢討空間。以本縣為例,100年度歲入、出決算產生歲計賸餘9億餘元,創本縣自民國39年建縣以來最佳成績,財政缺口亦有相當改善,惟公布財政昏迷指數由99年度3.56下降為2.83,顯示財政體質惡化,101年度歲入、出決算短絀近1億元,財政昏迷指數反由2.83上升為3.43,顯示財政體質改善中,似與實際現況未符。再舉例而言,地方政府如舉借長債以償還短債,依財政昏迷指數概算,可增加現金償付能力中流動性比率,權重約12/100(3/10*4/10),惟降低長期償債能力中長期償付能力及人均長期負債,權重約4/90(1+1/9*2/10),權重相差懸殊,財政昏迷指數似有美化作用,但對地方政府財政狀況其實並無差異;又長期償債能力中利息保障倍數,以年度還款金額占自籌財源比率核算,與一般應依利息費用占自籌財源比率設算不同,且各縣市政府辦理債務舉借契約長短可能影響年度還款金額,其比重占4/9,是否會造成指數失真現象,準此,評比指標權重分配似有檢討空間,建議研究單位應邀請中央及地方政府檢討後再行刊出。

二、制度設計仍應考量地方縣市條件不一

南投縣先天財政條件不良,是造成黃教授研究計畫所敘『財政昏迷指數』偏低之主因,正因為本縣財政體質虛弱,原有賴中央大力扶持協助,但六都之後,直轄市政府挾人口數多拿走大部份中央統籌分配稅款,未來在中央財政同感困絀且在學者一再高喊『地方政府不能再當媽寶!』口號下,中央已逐步緊縮對地方政府補助,非直轄市縣份特別是非都會型之農業縣市財政將更為困窘!雖然中央一再透過制度設計—考核連結補助比率,希望地方政府『自立自強』積極開源,降低對中央補助款依賴,但回到原點,各縣市繁榮程度不一、地方條件良莠不齊,一旦在開源有限又得不到中央協助,恐會倫落『一國多制』,財政好的縣市建設多、福利好,反之窮縣市百姓就當二等國民。

三、財政昏迷指數標題建議修正為財政健康指數

未來相關財政評比指標如決議進行刊出,建議避免用聳動之負面標題,將財政昏迷指數修正為財政健康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