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在一條植著山櫻花的「手作步道」上,這條步道是由許多志工們配合政府相關單位用智慧和勞力合力完成的,他們阻擋了水泥道路的入侵,讓步道四周的動植物共存共榮。人類的生命源自於大自然,所有人類所創造出來的東西,在大自然裡都可以找到解釋,這樣的信念我越來越堅定。

第五題:你願意與誰同行?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接觸過不少世俗定義的「大人物」或是「名人」。曾經聽過一個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以本身的經驗教導另一位剛躋身為大人物的人說:「建立人脈是很簡單的事情,只要找到某個領域的關鍵人物和他認識,就可以拉出一脫拉庫的人,找到幾個關鍵人物後,很快就建立了網狀的人脈。」還有一個企業家告訴我說,他從來不會丟掉任何一張名片,並且還會在名片後面寫著這個人的特徵樣貌:「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能的人和機會。」他們都很容易成為一個成功者。有些父母苦心積慮的送孩子去讀貴族學校的理由,也是替孩子將來的人脈打點基礎。他們的行為和想法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不喜歡現代人經營那種有目的、功利性的人際關係,那叫做「公關」,是虛假的,是經不起考驗的。

那麼,就從一封陌生的小學生的來信說起吧。我曾經對於每天不斷出現在信箱對我有所要求的信件感到煩躁不安,可是當我用愉悅的心情去面對時,才知道這是多麼美好的事。原來我可以輕易讓對方感到滿足和快樂。就算是婉拒也可以是那麼心平氣和。

第六題:人為什麼痛苦?

人的痛苦是如何產生的?為什麼生命中經常會有歉疚和哀傷,從很微小到極巨大,到不可承受?這個問題要去問德國哲學家叔本華,我高中時代的最愛。

悲觀厭世的天才哲學家叔本華不相信人類會有真正永恆的快樂,他覺得人類永遠會被痛苦折磨著,因為人類有旺盛的生命力,會不斷產生意志力和無窮的欲望,當這些意志力和欲望沒有得到滿足時就會痛苦;就算暫時滿足了,很快又會有新的意志力和欲望,然後又會陷入無止盡的痛苦中。

但是痛苦對於想要創作的人不是件壞事,往往最好的作品都是在巨大的痛苦後產生。所以我的初中老師朱永成介紹我看《貝多芬傳》。我終於相信人生的痛苦是無時無刻不在,也無所不在的。人要學習的是對痛苦的承受能力。

我的高中時代過得非常自卑而痛苦,所有的欲望都被壓制,尊嚴也常受到無情的踐踏。於是我參加了長跑比賽和歌唱比賽,我要鍛鍊另一種能繼續忍受痛苦的意志力,以免被痛苦和恐懼給吞沒。如果師範大學的學習和生活是天堂,那麼我的高中夜間部的生活無疑是地獄。而我和地獄共存了三年。

人生歷經不同的痛苦煎熬後,我終於了解,學習如何化解痛苦,還不如練習用一種自我解嘲的幽默方式,慢慢將痛苦吞食,或許在某一瞬間,還會有甘甜的滋味在喉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