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的財政處長,是執政團隊裡大「掌櫃」,在地方財政困窘的年代,他們是一群有苦說不出的「夾心餅乾」,縣市長要兌現「選舉支票」得花錢,掌櫃得想辦法張羅財源、兌現政見,又得處處踩煞車,控制負債成長,像走鋼索。

然而,掌櫃終究得聽命於長官,只得將口袋所剩不多的錢,到處挪移,一旦踩到「財政紀律」的紅線,就可能遭到監察院的來函要求改進。不願妥協?就得掛冠求去。由於財政惡化,目前不少地方掌櫃都找不到人做。有的只願暫代職務,有的只能苦撐、每天追著錢跑。本刊採訪四位現任、前任掌櫃,談他們與數百億元負債拔河的辛酸。

我自己個人經驗,台灣從中央到地方,稅收都偏低,大家都不太敢加稅。像你要去戶政事務所辦戶口名簿,一張20元,就會有人哀哀叫,有人抗議,為什麼一張紙要這麼貴?你這樣的小錢,人民也要反彈,更別說要政治人物去多增加民眾負擔,這就是台灣。

沒錢,建設還是要繼續做?
福利越多越好,你踩煞車沒人要聽

縣長不敢跟民眾要錢,就通通跑到中央吵,中央給地方的統籌分配款,每年要吵一次,一般性補助,各縣市也都叫不夠,除了跟中央吵,還有一條路,就是土地開發,增加財源,好處是讓土地有價值,壞處就是炒地皮。

我們負債快到法定上限了,還沒到之前,都可以借錢來做縣長想做的支出,像一些大型活動、福利支出等,我們站在財政立場,都會提醒,那個負債越來越高了,數字越來越大,以後會有週轉問題,要做有效的分配,但是,首長有自己的想法,選民的承諾要做到,像營養午餐、教科書,能免費就免費。

你要看縣市有沒有勒緊褲帶,看預算就知道了,如果好多年來,都維持這個數字,就表示,根本沒去調整,預算送到議會,也沒刪半毛錢,這是我們「優良傳統」,府會同一黨,都很好做事,政策很好實現,但是,沒人監督啊。

我每年編預算,都會建議支出要少一點,但,他(縣長)的理想,跟我的理想不一樣,我的理想,就是不要舉債啊,不過,這是不可能的,他的理想,就是建設啊。

我們沒錢還得建設,那怎麼辦?跟廠商簽約時,我就會跟廠商說,會延後幾個月付款,契約也這樣寫,廠商還是來投標啊,他都是想,政府欠我的,絕對跑不掉,政府不會倒閉,這很合理啊,因為他真的拿得到(錢)?啊!呵呵。

現在中央的計畫型補助,都要地方準備配合款,要自己拿錢出來,中央出九成, 自己要出一成,配合款是很傷(財政)的一塊,沒錢,建設還要繼 續做嗎?像有一條路,已經做好了,又平又直,但配合款,就是拿不出來,很恐怖,球越滾越大。

但長官的立場是,路當然要先做出來,不然怎麼會有人來投資?我的立場,是能踩煞車就踩煞車,但是,根本沒有人會聽。

為什麼大家對政府負債沒有感覺?像財政部國債鐘(編按:每月在財政部大門電子看板、網站公布人均負債,2014年三月底,每人平均負債23萬8千元)放那麼久,大家看了都麻痺了。一開始,報紙還會刊登各縣市的負債排名,後來就沒做了,關心度不夠,因為,負債是政府的事,不是從我口袋裡拿出來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