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的財政處長,是執政團隊裡大「掌櫃」,在地方財政困窘的年代,他們是一群有苦說不出的「夾心餅乾」,縣市長要兌現「選舉支票」得花錢,掌櫃得想辦法張羅財源、兌現政見,又得處處踩煞車,控制負債成長,像走鋼索。

然而,掌櫃終究得聽命於長官,只得將口袋所剩不多的錢,到處挪移,一旦踩到「財政紀律」的紅線,就可能遭到監察院的來函要求改進。不願妥協?就得掛冠求去。由於財政惡化,目前不少地方掌櫃都找不到人做。有的只願暫代職務,有的只能苦撐、每天追著錢跑。本刊採訪四位現任、前任掌櫃,談他們與數百億元負債拔河的辛酸。

我們今年的預算,被議會刪了幾十億,沒辦法,一些福利支出一定是要刪的。

補貼,一定非得人人都有?
若沒有假牙補助,圖書館早蓋好了

福利支出有兩種,(一種是)中央法定支出,像老人年金,另一種是地方政府要做的,像我們有幼兒券、生育補助、免費假牙等,預算遭遇困難,沒辦法,一定要拿掉一部分。

65歲老人補助免費裝假牙,是我們先開始的,需要的老人,要提出申請,一年要花一億多,我覺得至少要排富,低收入戶才有這個需要啊。我聽朋友說,補助的假牙,大都做得不太好,零零落落,都是對政府有交代就好,我家附近老人家,都嘛做兩副,家庭環境不錯的,就會做兩副,一副政府給的,一副是自己做的,這是浪費,但,經濟有困難,就要給他。

假牙十幾年補下來的,至少十幾億了,我們現在正在蓋市立圖書館總館,是全國最大的圖書館,要14億,如果沒有假牙補助,這間圖書館,應該早就蓋好了吧?但是,這個福利,民眾滿意度很高,會不會改,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