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的警察工會(Gewerkschaft der Polizei, GdP)作為完全獨立於政府、政黨與宗教組織外的工會,為現職與退休員警的職業、經濟、環保、社會與文化旨趣發聲,並且追求改善員警的職業與生活條件。此外,警察工會不只是個勞動者工會,它同時也作為專業公會(Berufsverband),具有獨立於政府與政黨外的政治與監督力量,對以下政策議題具有發言權與影響力:防治犯罪、交通政策、監視與管控、改進刑法、員警的組織與任務分派、以及員警的進修教育等。(以上資訊參照其首頁與Wikipedia。)

我剛來德國不久時,就遇上這邊的學潮示威,當時的場面令我很震撼:學生的人數不多,但卻被人數更多且全副武裝的警察和警車團團包圍住——讓我震撼的是,警察們並非與學生對峙。以龐大警力在示威學生外圍建立一道防線,其實是在保護示威者、並且與他們一同前進、為他們開道。

那個場面讓我的頭腦相當錯亂:依照我過去從小到大的經驗,在示威抗爭時,儘管抗爭手段和平,警察不都是代表公權力和體制的防線、站在示威者的對面,隨時準備介入並限制示威遊行的嗎?就算不驅趕示威者,至少也該遠遠站著板著臉孔表示:「你們不可以越線」吧。怎麼會和他們走在一起、與他們面向同一方向?

往後幾年,又目睹了幾次學潮、抗議與示威罷工,對於「警察保護示威者」這個天方夜譚,也逐漸見怪不怪了。330我們到法蘭克福聲援凱道示威,主辦方臨時換場地(因為原登記的場地沒電源可用),警察便來關切,我也湊熱鬧去瞭解情況。我以為,警察要表達對我們臨時換地點的不滿、要警告我們這樣不合規定之類云云。結果有點出乎意料,警察杯杯說,你們這樣臨時換場地,我們不知道,有事發生就不能在第一時間保護你們,隨後留下手機號碼,說:如果有人找麻煩,儘管call我。

當時,我們的攤位上還貼滿一張張324鎮暴警察驅打和平示威者的照片,我與負責人、以及圍觀的幾位朋友,一同向德國警察杯杯連聲道謝,心裡百感交集…..

(全文未完,詳見:Dscher-Han Huang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