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OO七年六月廿一日,因著陳前總統的一紙特赦令,入監服刑一年四個月的「白米炸彈客」楊儒門重獲自由,此前他被以觸犯「槍砲彈藥管制條例」與恐嚇罪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事隔近七年,太陽花學運撤離議場後,檢警偵查馬不停蹄,又對外透過媒體聲稱林飛帆、陳為廷被告發毀損、妨礙公務等十九罪,相關人士若難逃起訴命運,勢必將掀起一波劇烈的司法攻防與民間聲援行動,此情此景,是否與楊儒門案似曾相識?

網路上的鄉民們想起來了,紛紛把帆廷與當年的楊儒門對照;馬英九當然也想起來了,這個一直迴避扁保外就醫問題、忽視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政府應回覆死刑犯特赦請求」的公民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解釋,六年任內從未提過任何赦免的總統兼黨主席,想必不會忘了當年,還是在野黨的國民黨立院黨團,是怎麼為楊儒門開記者會要求扁政府特赦的。但「依法究辦」的強硬聲明言猶在耳,且楊儒門與帆廷不同的是,前者是反對自由貿易的農民運動者,後者卻是不避諱主張台獨的學運象徵人物,而且還是因為「兩岸服貿協議」爭議底下的「良心犯」,這樣的特赦令如果簽了,不只打了過去的自己一巴掌,還註定將使反台獨、不平反六四的北京政府非常難堪, 這哪裡會是不排除跟北京談政治的馬所擔待得起的?

一旦依法起訴,事證明確而將帆廷等人判刑,馬若不考慮特赦,還要防堵現在和未來,藍營天王藉此向他「叫板」。楊儒門案從事發到一審宣判大約一年多時間,若以這樣的速度,帆、廷面對的一審宣判剛好就是二O一五晚春初夏,強碰各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屆時作為「類看守狀態」、馬聲望勢必不會比現在更好的情況下,民間聲援力道將順著選舉把「特赦」搞大,民進黨與本土陣營將緊抓藍營不放,追打特赦議題,帆廷等人將成凝聚在野共識與危機感的代表人物,有意爭取總統大位的藍營天王自然首當其衝,被迫表態,壓力也會轉嫁到馬身上。待黨提名確定後,馬使黨候選人就範的籌碼減少泰半,黨候選人回應特赦問題將有「免於馬意的自由」,馬對此更是進退維谷….

(全文未完,詳見:想想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