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服貿過得過不了關,對於馬卡茸才不重要,後續還有把半個台灣門戶都開起來的「自由經濟示範區」,更有政院版「兩岸協議(不)監督條例」,未來簽貨貿協議、ECFA可能爭端解決機制、海峽論壇、國共論壇、台灣和平論壇、紫金山峰會、王張三會、…達成的協議都可以直接引用此「不能監督條例」,直接視為通過,「化獨漸統」哪有什麼難?你/妳還沉浸在太陽花社運成功的幻覺當中嗎?

太陽花社運成功退場,更引起台灣人對於社會議題前所未有的關心,但你/妳真的以為馬卡茸、江宜樺有被太陽花嚇到嗎?

立院開了門之後,更可怕的「自由經濟示範區」、「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都市更新條例」審議等全面來臨。等一個不注意,馬卡茸再度發揮黨紀大絕,到時候一覺醒來以後,台灣就真的不一樣了。

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兩岸協議直接通過條例)

與中國簽什麼協議,都可以直接生效

政院版看起來表面流程與民間版相似,但內容卻幾乎是架空、剝奪國會實質審查權,讓協議從談判到生效全由政府主導,最誇張的是三個月未完成審議,都可以直接視為通過,政院版監督條例其實就是「兩岸協議直接通過條例」。

政院版將協議內容區分為大小事,大事送立法院審議,小事送立法院備查,區別的決定權竟是在行政院手上,難保政府未來無論簽什麼協議都直接歸類為「小事」。即便立法院最後把備查改成審議,行政院依舊可以故技重施,運用張慶忠魔法:「三個月未完成審議,視為通過」。

馬卡茸管你未來簽貨貿協議、ECFA可能爭端解決機制、海峽論壇、國共論壇、台灣和平論壇、紫金山峰會、王張三會、…達成的協議引起多少爭議,都可以直接引用此「不能監督條例」,直接視為通過,「化獨漸統」哪有什麼難,服貿也不過只是一盤小菜。

對外談判,國會完全無權參與

美國、韓國都允許國會事前參與,而江宜樺竟以對外談判屬於行政權為由,不容許國會干涉,要簽什麼內容也不容國會來置喙,最多只能參與事後聽報告的密室政治。此外,在衝擊影響的評估方面,民間版可以要求協定締結機關向國會提出民生、產業、國安等層面衝擊的報告,但政院版僅需要委託國安局做國家安全審查,自己簽的協議自己人來審,監督機制到底在哪裡?

自由經濟示範區
服貿過不了的都靠它,快速完成「兩岸經濟一體化」!

成功的自由貿易可以促進經濟發展,但我們的政府卻不斷假借自由貿易之名,來斷開限制中國投資台灣、人流物流來台等的鎖鏈,行將台灣香港化之實,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過不了關的,就靠「自由經濟示範區」全面偷渡。自經區不僅讓中國老闆可以像逛菜市場一樣隨意購買區內本土企業,還可讓中國商品、農產品轉口台灣,經加工包裝後,輕鬆從Made in China搖身一變,變成台灣製造,讓MIT形象全面崩壞,黑心假MIT產品全球飛。

讓人不解的是,民間喊了這麼久的產業升級政策完全看不到,卻只看到政府讓競爭力低、附加價值低的財團全面回流台灣,這些血汗工廠的大老闆負擔不了中國上漲的工資,自然是「自由經濟示範區」的最大受惠者。血汗工廠回流後,台灣產業轉型再也無望,全面往「加工出口時代」經濟倒退….

(全文未完,詳見:發聲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