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由影星桂綸鎂擔綱配音的「幸福路上」,是由本土原創團隊創作的手繪動畫電影。這部影片從女主角林淑琪(小琪)的視角,探討「何謂幸福」

小琪成長過程中,努力向學、拼命想出人頭地,畢業後到美國工作、成家。但她逐漸在異地迷失自己,婚姻也觸礁,直到接到母親電話,外婆過世了,小琪匆忙回到台灣,兒時的同學們各自有不同的人生。那小琪呢?電影想傳達的,是每個人都可能有過的人生經歷:小時候想成為閃亮的大人;長大了,卻只想要平凡的幸福。

編劇兼導演宋欣穎,為電影裡每一個重要的人物都撰寫了人物傳記故事。本篇從小琪的角度,看對她生命影響最大的「阿文表哥」的人生轉折。

林淑琪的色盲王子

「小琪,我到了美國,呼吸到自由的空氣,遇到喜歡的女孩,神奇地我又看見了五彩繽紛的世界。」十歲那年,我收到在美國留學的阿文表哥的來信。人生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愛情,以及美國的美好。

阿文表哥是我生命中第一個最具體的王子形象。他是家裡的第一個大學生,會讀很多看起來很難的書,知道很多聽起來很有學問的事情。他會說西洋童話故事給我聽,不會像爸爸說的廖添丁那樣亂拼湊一通。表哥絕對不會看我最討厭的豬哥亮餐廳秀,他聽的黑膠唱片總是聽來非常高尚的西洋歌曲。

有一點比較特別。即使滿口台灣國語的爸爸媽媽都開始勉強自己跟我講國語,阿文表哥卻很堅持跟我講台語。但阿文表哥講的台語跟爸媽講的不一樣,那是王子講的台語,非常地文雅。

他常常專程從他讀大學的高雄到台北,目的似乎是買書買唱片,每次一定都會買個禮物到幸福路給我。不外乎是漂亮的家家酒玩具、文具,有次甚至是漂亮的玩具鋼琴。

「我以後如果有像小琪一樣聰明的女兒,一定要讓她學鋼琴。」阿文表哥這麼說的時候,讓我覺得自己好像公主。

阿文表哥研究所畢業後,決定要去美國留學。臨去前,他特別帶來一支我期待已久的「紅色的電子錶」作為告別禮物,讓我興奮不已。但,打開盼望已久的絨布錶盒時,出現在眼前的錶卻是黑色的。

「哥哥,你這隻錶怎麼是黑的?」我百思不得其解。

看來神情憂傷阿文表哥思索了一陣,告訴了我一個秘密。他說,其實過去兩三年來,他的眼睛都看不到顏色,眼前看到的世界都是灰色的。

「那ㄟ阿捏?」我不禁大驚。「因為哥哥有天和同學一起看了一本書,警察突然就衝進來把我們都請去警察局喝了一杯茶。從此以後,我看到的世界都變成是灰色的。」

我感到驚訝:「那杯茶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喝了茶就會變這樣?」從小,大人總會拿「再不乖會被警察抓走」來嚇小孩。對我而言警察確實很可怕。但是,喝茶變色盲?哥哥看了什麼書?看書不可以嗎?

各式各樣的疑惑一一從我腦袋冒出來。

對此,哥哥只是摸著我的頭說:「很多事情妳現在不懂,但很快就會懂了。只要記得,別人跟妳說的不一定都是對的。哥哥希望妳呀,要用自己的智慧去看事情。」「智慧?」聽到這麼難的詞彙,我小小的腦袋裡充滿疑問。

「對,就算妳的眼睛和哥哥一樣壞掉了,妳的心裡會有另外一雙眼睛可以分辨道理,那叫做智慧。」 哥哥說著,壞掉的眼睛閃著澄澈的光芒,臉上的微笑讓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我超喜歡阿文表哥的,因為他告訴我自己的秘密,對待我就像對待大人一樣,不會像爸媽或是其他大人老是說:「妳長大後就會知道。」

哥哥到美國後,還是常常寫信給我,告訴我他在米國的見聞。

阿文表哥讓我對美國充滿了憧憬。尤其,當他寄來和表嫂的合照,並說自己的眼睛恢復了正常時,我更加相信:「美國絕對是個好地方。」

後來,表哥成為美國公民,開始在華爾街工作。花蓮的大阿姨就把阿文表哥收藏的書全部寄到我家給我,理由是因為家族裡應該只有唸了明星高中的我才看得懂。打開那一堆書,我突然就明白了,明白當年表哥為什麼會被警察叫去喝茶以及,為什麼他堅持要我講台語。

過了好幾年,我長大了。表哥已經不再跟我通信,但感覺上他還是離我很近。

因為他成為華爾街的知名broker,常常站在華爾街的號子裡跟財經美女主播連線,分析股票情勢。我總是準時收看,除了因為他是我表哥,也因為我想賺錢。

從覺青變成股票經紀人,對我而言並不奇怪。因為我也長大了,也成為非常需要賺錢養父母的的成人,加上我汲汲營營地賺錢,想要去美國玩耍留學生活。

然而,當我降落剛到美國,已經變成中年人的表哥開著名車來接我,他剪去微長的頭髮,保守的西裝頭黑髮裡狹帶著白髮絲的模樣,卻還是讓我吃驚。

他帶我去看911事件的遺跡,說出了身為台灣人的我感到不可思議的話:「這些白人都做假財報,多行不義必自斃。」然後開始給我各種心理建設:「美國是個種族歧視超嚴重的爛國家!」

最大的震撼,是我在他家看見,他用北京語和她女兒溝通。他的女兒確實也在學鋼琴,但非常不情願,就像她不情願學北京語一樣。

「學會北京話,以後去中國做生意才方便啊。」阿文表哥如是說。

那一刻,我突然懂了。所謂的長大成人、養兒育女以及在美國落地生根…這些常常聽到的詞彙,具體的是怎麼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