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經濟和商業研究機構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經濟學人信息社),3月4日在上海發布《全球生活成本調查》報告稱,物價上漲和貨幣升值使新加坡成為世界上生活成本最昂貴的城市,而中國主要城市的生活成本也在日益增加。

這次的報告,以紐約當作基準,其生活成本分數為100分。其餘參與評比的城市,分數越高表示生活成本越高,例如:新加坡為130、香港為113,而上海則為101。
你沒看錯,上海的生活成本正式超越紐約!雖然僅僅是一個百分比…

而全世界生活成本最高的10個城市分別為:新加坡(130)、法國巴黎(129)、挪威奧斯陸(128)、瑞士蘇黎世(125)、澳洲雪梨(120)、委內瑞拉卡拉卡斯(118)、瑞士日內瓦(118)、澳洲墨爾本(118)、日本東京(118)以及丹麥的哥本哈根(117)。

以上這些排名前10的城市,在某些定義上而言,可稱之為「全球城市」。全球城市?那是一個怎樣的概念?

由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薩斯基亞‧扎森提出的「全球城市」概念,當中提到這些城市具備了相同的特質:較高的國際知名度、地區性的交通樞紐、擁有開放的經濟以及多元的文化。同時他也指出在國際化的過程當中,一些國際性的城市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跨國人才。

來自世界各地的「全球菁英」,他們不把自己視為一個單一國家的公民,護照對這些人來說,僅僅是往來各國的通行證。他們具備在全球城市頭角崢嶸的本領。雖然許多的全球城市生活成本頗高,但是這些並不成為全球菁英考慮的範圍之內,他們著眼於這些全球城市能否讓自己一展拳腳。

說了這些到底與我們何干?這和台勞以及全球菁英又有什麼關係?

台灣在這一波的全球化過程中,因為自身的封閉加上保護主義,使得我們逐漸在區域當中的表現敬陪末座。

這樣的現實讓許多年輕人越來越害怕。害怕什麼?害怕和亞洲其他國家青年菁英比起來,自己越來越不具競爭力;害怕台灣逐漸地在亞洲被邊緣化。當亞洲其他城市正在吸引世界菁英,我們卻原地踏步;更多的是,我們的青年勞動力必須離鄉背景,去其他國家工作、生活,因為就算是出賣勞力也好,總比在台灣領著22K過著餓不死但也存不到錢的生活強。

……如果台灣可以吸引來自全世界的菁英,來自世界各地的跨國企業將台灣當作重要市場之一,甚至是亞太首屈一指的商業甚至是金融環境,那麼台灣自然而然就能吸引人才回流。唯有如此,我們才能不再看別人臉色。

很可惜目前我們還沒有這樣的環境。想要改變環境,先從增進自身能力開始,為了讓自己不變成台勞,年輕人,我們應該思考的是如何培養自身的職能,讓自己在這個全球化的環境下,朝全球菁英邁進。

所謂的「全球菁英」,當具備以下特質…..

(全文未完,詳見:UnBigg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