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對不起,因為申請補助造成你的困擾,真的很對不起。我沒有很指望補助能幫我什麼,也許看所得你會覺得我薪水很高,但是每個單親面對的狀況不同,所得數字我只能說不能完全代表一個家庭的真實狀況。小孩從出生到現在完全是靠我一個人請保母顧,讓我在服務業靠業績努力賺,能讓小孩生活好一點。我完全沒有家人資助和幫忙,才會想說申請補助看看,如果造成老師的誤解和困擾很抱歉。

所以,作為老師,看到這樣的正義得到「伸張」,你真的覺得舒坦了嗎?

有沒有可能,這位媽媽每個小時一千元的鋼琴老師費用,就是為了幫助孩子完成夢想,省吃儉用,一塊錢、一塊錢攢下來的呢?

你是不是潛意識中認為,一個需要午餐補助的孩子,要知道自己的身分跟斤兩,「不配」學習要花錢的樂器呢?

如果這個孩子想學鋼琴的欲望如此強烈,寧可不要吃午飯餓肚子,傾家蕩產或借錢也要付學費學鋼琴呢?

如果真的是這樣,身為孩子的老師,有權利讓孩子餓肚子,學習癩蝦蟆想吃天鵝肉的人生教訓嗎?

當然,這也都是假設,畢竟我不認識當事人,無法評斷。但我認為,作為一個擁有權力的人,更要提醒自己千萬別用自以為是的正義感來傷害別人。

有時候,即使出發點是好意,也可能造成對別人無法彌補的傷害。

希望在這個案例中,我們都能學到寶貴的一課。

書籍簡介

55個刺激提問:把好事做對,思辨後的生命價值問答,國際NGO的現場實戰
作者: 褚士瑩
出版社:大田
出版日期:2017/05/12
語言:繁體中文

褚士瑩

國際NGO工作者。

擔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的緬甸聯絡人,協助訓練、整合緬甸國內外的公民組織,包括各級NGO組織、少數民族、武裝部隊、流亡團體等,有效監督世界銀行(The World Bank Group)、亞洲開發銀行(ADB)及世界貨幣組織(IMF)在缺席二十多年後重回改革中的緬甸,所有的貸款及發展計畫都能符合財務正義、環境正義,以及其他評量標準,為未來其他各項金融投資進入緬甸投資鋪路。

回台灣的時候,他跟在地的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客工、新移民、部落、環境、教育、社區營造、農業、自閉症成人、失智症家屬的支持等,希望更多優秀的人才能夠加入公民社會,這個領域的專業人才能夠一起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