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到底為了什麼?我該做什麼樣的工作?」

從工作第三年,我就在思考這個問題,每隔一段時間這個疑問就會猛然跳出來襲擊我。我試圖問很多同事,「你就是日子過的太好才會想東想西?看看那些沒錢吃飯的人根本不會想到這個」,回答我這一類答案的,通常都是前輩與長輩。因為上一代光是為了求溫飽和養活自己,就已經無暇思考其他事情。

另一類的人答案跟我一樣,「我也在想」,「我也不知道」,「想這麼多幹嘛」。

我承認,沒有貸款與扛家庭生計的壓力,在許多人眼中,我是在無病呻吟。

但是幸也不幸,對我來說,了解工作意義,找到自己賭上生命也想做的事情非常重要,我不想渾渾噩噩每天都在忙別人認為重要緊急的事情,反而忽略「自己到底想追求目標為何?」的重要問題,然後猛然在自己四十歲後,一早起床睜開眼睛發現,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

在做Motherhouse山口繪理子採訪時(編按:她是一位希望在開發中國家生產高品質商品,以提升勞工福利的社會企業家,見《商業周刊》1296期:曾是日本不良少女 她改變奴工命運),她在《以愛創業》一書中,寫了一段追尋使命的過程,給了我部分解答,希望有同樣困擾的人,也可以追尋到自己要的答案:

「給不知道想做什麼的人」

我去演講時經常聽見聽眾發出這樣的低喃「我還沒找到自己想做的事。」尤其是大學生。這句話背後所隱含的心情,大概是「真羨慕妳能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其實不是這樣的。人不是生來就被交付了什麼使命,也不是生來就有什麼使命能夠驅使自己採取行動。

所謂的人生,就是讓我們探尋那個使命的漫長路程。我自己也常常感到迷惘。那些迷惘只不過是為了讓我察覺到Motherhouse就是我真正使命的序曲。

當初,我很想知道來自先進國家的援助資金,究竟用在哪裡,又是怎麼使用的。但這個國家的問題實在太多,讓我了解到一個人能做到的事情實在有限。在這樣的絕望感當中,自己到底想做些什麼事,當時我真的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