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什麼都要速成的世界裡,補習班總會掛著「第一志願保證班」的紅色布旗招生,書局排行榜也總是有「第一次XX就上手」入榜,「四堂課學會Illustrator」、「三小時學會商品攝影」也時常是推廣課程的廣告標語。

身邊許多街舞老師,也會聊起現在的學生(或家長)對於學舞的認知,比起扎實的基礎,可能更追求上台表演,或是學一支偶像的MV舞,覺得這樣就是「會跳舞」了。對於基礎律動和肌肉控制也許也不是那麼了解,反正學了一些很帥的姿勢,拍了一隻有運鏡、有場景的跳舞影片,應該就可以發到社群媒體上,貼上一個「我會跳舞」的標籤了吧。

現在盛行的SLASH文化,總教導我們要「讓別人看見我們會什麼」,所以可能我今天能煮出紅燒肉就代表我會煮飯、能用毛筆把字好好寫在九宮格裡就代表我會書法、能將人物都拍在相片的中央就代表我會攝影,反正我有「不差的作品」就表示我會。但這樣的速成文化,到底帶給社會什麼樣的影響呢?

第一、殺價文化

最直接的,因為「覺得學什麼好像都很快」,所以「做個作品很快的話,應該可以少收一點吧。」

準客戶A:「這個東西很簡單啊,要不是我沒時間,我也做得出來,你就少收一點吧。」

準客戶B:「之前有問過學生團隊,他們的價錢是你們的四分之一耶,你們要不要少收一點?」

我:「所以,這些東西都很簡單,您要不要自己做呢?」(這句當然是沒說出口啊!)

話吞回去,好好的解釋,每一個環節,需要的是團隊分工的專業,每個專業各司其職才能有更好的作品,然後談到一個雙方都還算滿意的價錢。有時候,客戶需要被教育。無法被教育的客戶,就別強求了,放生他吧!價值觀不在一起,後面的合作會更痛苦的喔。

第二、不尊重專業,多做不加錢

因為「覺得學什麼好像都很快」,所以「這個你應該會吧!」

「平面設計師應該也會做動畫吧。」

「舞者應該都會編舞吧,喔喔應該也會自己化妝吧。」

「既然攝影師都來了,順便把我們公司的環境也拍一拍吧,之後可能會用到。」

有些事情,可能只是「剛好我也會」,並不代表「我應該要會」。如果有需要多的服務,請另外支付相關費用。一樣,和客戶好好溝通,通常他們都聽得懂的,不要不說,不說只會讓環境更惡劣。

第三、很難誕生長青的台灣品牌

影響比較大的,是更觀念性的本質問題。因為大家都想要速成、想要在短時間內看到成效,所以大部分的公司目標都會放在營業額,很少將預算或心力放在「品牌建立」,這也是台灣品牌一直難做長遠的原因之一。

接觸過台灣各類型品牌主(包含外商、中小企業、新創公司)後,會發現大家最在意的第一名要頒發給:轉換率。

「花了這樣的行銷預算,你預計轉換多少營業額呢?」彷彿問出這樣的問題,就表示很懂。

是的,這樣Data-Driven的公司方針沒有錯,但要看的Data除了轉換率和營業額之外,還有很多重要指標,例如:品牌知名度、品牌好感度、客戶再訪率、產品週期、客戶滿意度… 都非常重要。

台灣市場不是不夠大,而是眼光不夠遠,每個細節都顧好,才能打造一個穩固的好品牌。

台灣的「速成文化」絕對是妨礙我們更往前進的最大阻力之一,不管是個人還是公司品牌,如果大家都可以更深耕專業,將「速成文化」的成分大幅降低,更重視「品質」、「創意」、「執行細節」,相信可以讓許多台灣品牌和公司走得更穩更遠,環境也才可能越來越好。

【延伸閱讀】

《【專訪Christine】華碩、Google到Vogue:她用「視野」舖出的轉職之路》

《【業務心理學】3個小注意提醒!別讓客戶默默說不》

《中國職場行規|十種微暗面,先做好心理準備!》

※本文獲《BetweenGos職場》授權轉載,原文:跳MV舞等於會跳舞?台灣「速成文化」正侵蝕著人才專業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