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服貿論述中,有一個角色一直被忽略─或甚至是完全消失─那就是消費者。

反服貿論述中,除了強調服貿協議對台灣社會、文化、言論、出版、甚至民主政體潛在的負面影響外;在經濟領域,主要強調的是對中小企業的衝擊、倒閉,就業者因開放競爭而失業等。但在整個論述中,數量最龐大的消費者,從頭到尾都被忽略,也毫無知覺的從未發聲。

經濟學上有所謂的「消費者剩餘」的效益,其計算方式是:消費者願意為某商品支付的價格,減去實際支付的價格,就是所謂的消費者剩餘。開放自由貿易可以讓商品價格下降,因此類似服貿、貨貿、FTA,固然會讓特定產業、企業的就業者受影響─可能薪資停滯、可能失業,但因開放所能產生的消費者剩餘,在實證研究上往往遠高於特定受害者的損失。

2011年,美國歐巴馬總統以限制中國的輪胎進口,保住國內輪胎工人的工作機會。不過,根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一份實證研究,歐巴馬這項政策最多保住了1200個就業機會,但價格提高讓美國消費者總計多付出了11億美元(330億台幣),每個工作機會的代價是90萬美元(2700萬台幣)。但這部份減少的消費者剩餘,大部份進入公司口袋而非勞工手中。

這份報告的名稱就叫《美國輪胎關稅:以高昂代價挽救少量就業》。

不過,自由貿易導致的特定產業、企業勞工受害,也是事實─而且必然發生。研究發現,中國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美國必須對中國開放更多產品進口,結果導致美國工人薪資下降,實證研究的數字是:貿易實際工資下降超過1成;甚至失業增加。美國近10年減少的製造業工作機會,有25%是因開放進口競爭導致。

不過,在政治與社會觀感上,討論開放自由貿易時,消費者權益大多少被談及,主要是受害的勞工與企業更容易被看到、被關注,縱然人數較少,但對其而言關係著生死存亡,有誘因與動機抗爭、遊說;但廣大的消費者則不易察覺其受益,個別消費者受益程度低而不會有動機去抗爭與遊說……

(全文未完,詳見:風傳媒

※看更多:風傳媒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