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和幾位政客討論政策議題時,談到另一位「曾是」型男的民代,大家在研究是否有可能找他幫忙推動。其中一位政客是這樣評論的:「他已經不是型男了,是臭臭的阿伯,這種可以改善形象的案子,他應該會願意幫忙吧!」

一講到「臭臭的阿伯」,話題馬上轉變,這群中年阿伯政客開始認真討論男人為啥會開始讓人覺得「臭臭的」。有位知名度不低的與會者,指出一個常人沒考量到的關鍵差異,就是:

「因為阿伯沒有想像空間了。」

這話讓許多在座的「阿伯」連連點頭,大表認同。不過其中深意,或許並沒那麼容易理解。

今年有些分析「中年男人為何會被討厭」的主題文章受到廣泛轉錄。讓我感到意外的是,我身邊在轉這些文章的,通常就是中年上班族,而不是最常出言批判中年男人的OL或學生族群。

若深思其中緣由,不難察覺這些中年阿伯在平日囂張的外表之下,內心還是蠻脆弱的。但阿伯討人厭之處,除了這些文章中提到的「油膩」「性騷擾」「硬裝年輕」「替惡習找理由」之外,還有更根本的結構性問題,也就是「沒有發展潛力」。

40歲以上的阿伯,經常會讓人覺得沒啥可能性,「就是那樣」。不論是個性、事業、外表、內涵,即便仍有成長,那成長也很微弱;但像是身材崩壞、學習停頓、大腦僵化等往下墮落的威脅,則是與日俱增。

簡單來講,當你看到一個年輕的胖子,你或許還能客觀的推論他將來有可能變瘦。同樣的,一無是處的年輕人,也還可以學、還可以磨練,你總能幫他找出一些可能性。

但中年的胖阿伯呢?一無是處的中年阿伯呢?多數人可能就沒有這種耐性和寬容了。

那位提出「阿伯沒有想像空間論」的政客補充:「而且臭掉的阿伯很少會發現自己很臭,還是會找出自己香的地方。但越找,看起來就越臭。」

這算是對於年齡的歧視嗎?我認為不算。外人不「再」給機會,往往是因為自己錯過了太多機會。

十幾歲時是個糟糕的人,是因為還在學校階段,還在家庭保護下,所以大家會給你機會。

二十幾歲時剛出社會,還在透過碰撞來學習成長,所以大家依然會給你機會。

三十幾歲逐漸成熟,但經濟自立與籌組家庭的壓力接踵而來,一時站不穩,大家還是會給你機會。

但四十歲呢?好像已經找不到什麼理由,原本可以被原諒的事,就都不能被接受了。但大多數的阿伯都沒意識到這點,就放著讓自己越來越「臭」,臭到失控,已到中年,卻仍以為自己是個男孩。這種誤解,是一種不負責任,也是種道德錯誤。

這不算年齡歧視,那算性別歧視嗎?

我認為這也不算是對於男性不利的性別歧視,因為在人生的大半段時間中,男人都相對女人有社會優勢,而女人中晚年的強勢,只能算是女人找回自己應有權益的方式之一。

所以那些臭臭的阿伯,不是被歧視,單純就是爽日子過多了,就這樣活超過了社會容忍的界線,一沒注意就掉入地獄。當然,他們之中多數還是掌握了社會與經濟上的實質權力,因此仍以礙眼的父權角色存在,更成為其他族群批判的共同目標。

那該怎麼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