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茜女士日前於蘋果日報論壇發表《把服貿交付公投吧》一文。在檢視陳女士這種主張之前,我認為應該先回顧兩段故事:

一:香港推行所謂的「愛國教育」,使用政治力對學生進行洗腦,有超過九萬人上街反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先生對此表示,「小學生和家長共有100萬人,上街者不及總數一成,沉默的大多數都支持國民教育,反對者別奢望延遲推行。」

或許有人會質疑吳局長的統計學在哪邊學的,但我認為他學得很好,知道怎麼濫用。他知道唯有使用特殊的計算方式,使用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統計學」,把沒意見的、沒表達意見的、不敢表達意見的通通算成支持政府既定政策,才可能為把實上缺乏民意基礎的政權裝飾為具有「正當性」。這是香港。

或許有人會說這跟台灣沒什麼關係。至少面對服貿議題,僅有少數網路留言採取這種「具有中國特色的統計學」,宣稱僅五十萬上街頭,兩千三百萬扣除五十萬還剩下兩千兩百五十萬,而這兩千兩百五十萬堅定支持馬政府與服貿。但是實上採用這種「具有中國特色的統計學」的不只這些人而已……

(全文未完,詳見:想想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