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知遠過去10年間曾赴台數十次,對台灣的印象從「充滿好感」到「不再令人興奮」,直指台灣眼光向內,失去了向外看的能力;過去台灣曾是他看待世界很重要的參考點,但現在這個重要性正在慢慢減弱。他認為台灣應該更加開放,才能重新找到生命力,「愈是自我封閉,人才流失的速度反而愈快。」

曾多次赴台交流、考察或是出版新書,許知遠對台灣並不陌生。他坦言,10年前剛開始曾對台灣充滿好感,「是我夢想中的一個地方,包括社會氣氛、人和人之間的關係,但是後來就慢慢感到厭倦。因為台灣變得太向內看了,失去了向外看、有更寬闊視野的慾望和能力,台灣現在已經不再讓我興奮。」

台灣為什麼變得封閉?許知遠認為,台灣昔日的開放,是因為在冷戰格局裡必須對西方開放所造成。現在政治結構發生變化,內部事務成為大家首要關心的事情,加上從90年代開始,台灣精英文化開始瓦解,無法發揮主導力量,導致民粹主義抬頭興起。

大陸經濟崛起,在國際社會上愈來愈有話語權,台灣不論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各領域似乎逐漸被邊緣化,也擔心人才日漸西進大陸,台灣遲早會被掏空。面對強勢的大陸,台灣還有什麼價值是大家可以珍惜的?

許知遠說,台灣是個自由的空間,但台灣人心態卻沒有那麼自由。「如果環境愈開放、社會愈自信,反而愈不會被掏空;愈是自我封閉,人才流失的速度反而愈快。」

許知遠認為,台灣應該更開闊,引進全世界的人才,如果台灣能藉由開放,兼容並蓄各種文化、各種膚色、各種背景的人共同冒險,相信台灣能夠重新找到生命力。「紐約、倫敦不就是這樣成功的嗎?」

例如台灣今年5月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許知遠說,這是一個非常進步的法案,在亞洲地區處於領先地位,「從這裡來看,台灣還是有很大的魅力,生命力依舊很強,對很多人還是很有吸引力。」

對於台灣經濟在80~90年代領先大陸,許知遠說,「這不是常態,而是歷史意外的選擇。如果把心情放輕鬆了,就不會有那麼大的落差感。」他說,從另一方面來看,台灣還是很自由的社會,有不少的文化積澱,大陸暫時仍取代不了。例如台灣可以發展出誠品書店,到大陸開店後也深受歡迎。

(中國時報)

※本文獲中時電子報授權,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