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從最簡單的開始。

1.覺得惋惜的:「學生都是被利用的」、「學生應該去學校上課這樣荒廢學業」
2.覺得政治的:學生都是綠營的、學生都是要出名的
3.覺得氣憤的:學生就是要馬英九下台、學生就是反執政黨、如果不爽就可以違法佔領嘛?喔對了今天還有新的這是最嚴格的審查怎麼會有黑箱。

大致上從網路、從生活、從媒體聽見的不外乎是這些理由,然後套用在這幾天來的事件中,不過讓我先說說在現場持續關注的所見所聞來回答。

這是第二天我來到立法院現場從鎮江街走過來,第一眼印象是:這裡是動物園嗎?(現場照:http://goo.gl/KXTmur

因為立院宛如整個野生山頭被佔領一樣,爬窗戶的、圍住鐵欄杆的,四處充滿了野放的氣息-捕獲野生XXX,完全就是這樣。

到了昨天再同樣從鎮江街進去,滿地而坐的學生三五成群,遠遠地就剛好聽到徐世榮老師正同步的和內場進行現場主持,曾經為了民主自由而用自己身體犧牲自焚的鄭南榕遺孀葉菊蘭女士正在場內對所有學生發言,感激他們此刻的努力。
(現場照:http://goo.gl/jkwiXq

我想要多拍張照,旁邊立刻就有綁著志工帶子的朋友告訴我:「可以移動一下腳步嗎?我們保持通道暢通。」

暢通。

這時我才發現整個青島東路滿滿的都是學生席地而坐,而且紅綠燈的路口都有著細細的塑膠繩在地上作為通道管制,路口兩邊都有志工隨時請來往路人加快腳步好確保通道暢通。

我快步走過去,然後看到幾天前被鐵欄杆區隔的最高民意機關,此時側門打開同樣有志工守著維持暢通秩序,往來人群川流不席,有老年人、中年人、更有年輕人,甚至有拿一手拿著冰淇淋的少女團體。

我轉向中山南路。

馬路的中間同樣被塑膠繩所分隔,紙箱拆下來的紙板上用壓克力筆寫著醫療通道,中山南路和青島東路交叉口則有一個帳篷搭建的物資站。

走過去,然後我看到蕭美琴委員快步的從我面前走過去。

中山南路上等著紅綠燈的機車族們都轉頭往裡面看,那眼光都是好奇……

(全文未完,詳見:羅英維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