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媒體記者要求採訪自由,或,希望被當作記者一樣看待時,也許可以先問問自己,真的把自己這份工作當作記者在當嗎?在採訪現場時,心中真得沒有政黨認同或意識形態嗎?或者,也請回頭看看自己工作的電視台、廣播、網路媒體、報社,請問這些媒體真的把自己當作一個媒體在經營嗎?這些媒體從來沒有介入過社會運動、藍綠政爭或任何一場選舉嗎?

我不當記者好些年了,以後,還會不會回去媒體工作?這我不知道。但看到這次學生運動引起記者、群眾、學生、警察等之間的紛紛擾擾,有些話其實可以讓大家參考看看。

我在中*報系時,曾經有一次,在立法院見到一位民進黨新科立委,我怯生生的拿出名片給這位立委,這位立委看了一眼之後,把名片退了回來,他說,「我不跟記者打交道。」對的,他就是這樣說,一個字一個字,我記得很清楚,因為我從來沒有被這樣說過。我笑笑把名片收了回來,心想,「雖然這輩子我大概不會再跟你說話,不管你是誰,但我欽佩你,面對統派媒體的攻勢,你拒絕被採訪,算你有膽識。」

後來,有幾次在立法院遇到他,我就視而不見,「反正你不跟記者打交道,那我也把你當空氣。」即便有幾次,報社要我打給這位立委問新聞,我連打都不想打。過幾年後,剛好民進黨立委初選,一位同業打電話來,說這位立委辦公室請跑綠營的記者到他辦公室聊天,而且還有準備午餐,我回說,「免了,我不吃。」但我那時心想,「有膽識,你就一輩子不要跟記者打交道,不要等到要初選了,才開始主動找記者拉關係。」從此,我徹底瞧不起這位綠營立委。

記者與受訪者的關係其實很微妙,很難三言兩語說清楚,不過,我想問的是,「台灣的記者,真的是記者嗎?台灣的媒體,真的還叫做媒體嗎?」

上述那位綠營立委,其實也沒有什麼錯,讓人不屑的是那種前後不一致、前倨後恭的態度。剛開始,他選擇了一看到統派媒體就不爽的立場,那是他的選擇,那就是選擇的問題,非關是非。而我是我,我拿著名片代表這家報社去跟他交談,被他拒絕了,雖然我心中有小小不爽,但這就是近年來台灣媒體深深介入藍綠對抗的結果,我領了這個報社的薪水,拿著這個報社的抬頭出去跑新聞,就得承擔這個報社在藍綠對抗中所採取立場而導致的後果。

相反的,在2006年紅衫軍運動時,我到了聯*報系上班,面對這場政治立場上跟報社一致的社會運動,報社動員了大量的記者人力輪班採訪,幾乎每天都得輪到一班,不管日夜的守在凱道廣場。有一次,在後台,遇到幾位國親立委在聊天,幾位靜坐民眾開始在旁圍觀,突然有位媽媽劈頭就問,「你是記者?哪一報的?」那時的親民黨立委林惠官(某些部份,我很欣賞這位立委,但很遺憾他已經不在人世)笑笑說,「這個聯*報啦!」這位媽媽突然跟我握手,然後說,「謝謝你們!替我們發聲,大家要一起努力。」我只能苦笑,心裡默默想說,「雖然我也痛恨阿扁,在操守上,這個總統真的不夠格,最好可以快點滾下台,但我真的不是來跟你一起努力的。」……

(全文未完,詳見: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