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離職了,你希望早早離開已失去熱情的職場,還是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鐘的敲到最後一天。 員工離職了,你希望他早些離開以免影響在職同仁的心境,還是希望用盡他可用的時間到最後一天。

你急著想將手邊的工作轉交出去,卻苦於交接的人力不濟,你的工作交接人選或新人無法在你離職前有充裕的職務交接期,你只能做到離職的前一天,在持續的交辦任務與匆促的交接中結束工作的最後一天。

你手邊已無主管的交辦事務,自從你提出辭呈後,主管對你的態度好像隱形人般,你自認已非部門的戰力,你離開的原因其實是因為對主管的不滿,於是正好可以藉此互不搭理。對於主管的交辦事項,也僅剩一些瑣碎的雜事,你只求在工作時間內交差了事。

於是你上網、看書或做點閒事來打發時間,就這樣撐到工作的最後一天。

你終於鼓起勇氣離開這個舒適圈,手上的事務信手拈來已頗順手,原以為可以發揮的職場在換了個主管後完全變調,你在目前看不到往上發展的路徑,也難適應新主管的管理模式,於是你選擇離開這個仍令人留戀的舒適圈。

這個熟悉的場域,有著你革命情感的同梯,所以你希望在離職前協助他的專案,你認為這是你該還的人情債。因為對於主管分派任務的不能苟同,你已不大搭理主管給予的任務,專心在目前與其他同仁的專案上,你認為自己仍在貢獻著自己的能力,你認為自己仍正在做對公司有貢獻的事。

員工一旦提出辭呈,就像提出離婚協議一般,要盡早將手邊的工作細軟做好整理與交接,訂出權責歸屬,即使暫時無法有人力可以交接,也必須列出清單與工作內容,好早些轉交出去或列管存放。也最好能遵循主管與公司對工作交接的指示與期望,少做一些一廂情願的奉獻與付出。

員工的離職,通常與人有關,大多數脫離不了與主管或管理階層不合;若有跨部門共事者,也會因為與其他工作共事者不合產生工作上的紛歧。也有因為工作的瓶頸,或無晉升管道而生心去意。最好的情況是已練就一身武功躍躍欲試,目前的職場無法發揮或尚未發掘,剛好有伯樂挖角,跳巢高就。

我們常說:職場要好聚好散。阿姐常跟新人耳提面命,要跟前公司做好離職的交接。離職前謹守交接本分,非不得已,不要熱心過頭的去接新的工作與未能在離職前完成的工作,不要一廂情願的繼續下指導棋,不要以為你還是明星球員。

要做好退場機制,不要因為你尚有餘力與熱心,而留下無法完成的爛攤子,這爛攤子將會是日後別人口中對你付出的打擊,即使你仍認為繼續貢獻著自己的工作價值。工作價值的定義有時不在自己,而是在當下別人對你的期許與定位。

人與人的合作關係建立在相互的誠信度上,一般到了離異階段,往往出於誠信度的瓦解。互信一旦減低,開始減了一分信任與信賴,多一分質疑與疑慮。於是中間的鴻溝日益擴大,彼此漸行漸遠,終到了離異之時。

離職時刻,那些牽牽扯扯的剪不斷理還亂,該是放下的時候,勿執著於過去的美好或相互仇視,少一些離愁與離仇絲絮的牽扯,讓離職做得清楚分明,讓自己明天會更好。

本文獲「人資阿姐碎碎念」授權,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