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許多措施,都沒有對症下藥,肯定不會有效。比如說鼓勵年輕人創業,但台灣許多資源仍在大企業手中,投資環境不佳,企業奄奄一息,低薪也不會改善,創新動能如何能發揚光大?

台灣現有法規完全是為老人設計的,以40年前製造業的思維,制訂保護勞工的「一例一休」辦法。

反觀中國,卻全面擁抱新經濟。最近中國工信部公布了促進新一代人工智能產業發展3年行動計劃,到2020年,要讓中國人工智能在8個領域取得重要突破,形成國際競爭優勢,包括智能網聯汽車、智能服務機器人、智能無人機、視頻圖像身分識別系統、智能語音交互系統等。換言之,中國正全面邁向一個智能型國家。

上周,馬雲宣布成立無人汽車店,將取代傳統4S店,未來可以用手機預約、到店提車、開車走人,全程沒有一個服務員,全球大廠如福特、賓士都已表達加入強烈意願。

最近,香港聯交所作出有史以來最大的顛覆性改革,修改上市制度,允許「同股不同權」,為的就是吸引阿里這樣的新經濟企業。4年前,港交所由於法令僵固,導致阿里巴巴改赴美上市。上周港交所總裁發文「新經濟、新時代、香港歡迎您!」香港將取代台灣,成為亞洲科技(新經濟)最佳資本市場。

20年前,我還在協助老舊的中國國營企業在香港包裝上市,騙國際投資人的錢。我從來沒有想到中國和香港如今都能脫胎換骨,朝向新經濟轉型,這就是返老還童的策略。

美國職業球隊為了重建,通常會送走年華老去、身手不再的大牌球員,騰出薪資空間,引進年輕好手、積極培養。今年美國職棒冠軍太空人隊就是用這種方法,從超級爛隊鹹魚翻身。

台灣經濟仍在依靠老球員,但他們終有退休的一天。《遠見》這期封面故事報導台灣家族企業交班危機,一位老闆表示:「這是失敗的傳承,我已使不上力。」我的一位客戶對我說 :「重新創業比轉型容易」。

新經濟的生態系尚未在台灣快速萌芽,因此台灣很難複製美國或中國的顛覆式創新模式。未來必須循序漸進,由老企業推動轉型升級,但一定要和外部的新創企業合作,單獨靠一方都不會成功。

上周在日本考察養老院。日本是亞洲最高齡的國家,有一套完善的養老系統,但仍然人手不足。如今大陸積極挖角台灣醫養人才,未來我們會不會又老又窮又無人照顧,成為「下流老人」?

《亞洲週刊》今年年度漢字是「智」,選得很好,今年是AI元年,而中國從上到下全民AI。反觀台灣,我們的票選字是「茫」,沒有方向、沒有信心、也沒有辦法,這是誰的錯?

中國、香港和東南亞都在往前看,大步向前走,台灣卻花精力往後走,搞促轉條例、修改課綱、追殺黨產。兩個年度代表字,清楚反應了兩岸現實。

「智慧中國」vs.「失智台灣」。

不要笑,「AI China」vs.「Alzheimer Taiwan」將會是「新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