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寫到看見隔天陽光(暈)。奈媽叮嚀:「寫自己專長的,不懂的要謹慎一點。」嗯,我知道。自己擅長的心理議題花了二十年涉入,自己有興趣的話題也花了幾年投入,才敢暢所欲言。對法條、政治,我脫離太久(冷漠太久),已經不通(幸好我家有兩位法律人),需要多一點時間消化。

人民要快樂,政治是很大的影響因素(參考國民美好活指數參考要素,政治社會是一大面向)。

最近每天都寫稿到五點(學校、法院的輔導專欄稿卡在這時交),一邊談親情、愛情,一邊追太陽花劇情。為了瞭解這次抗爭的來龍去脈,我認真看51頁的協議和附本承諾表、看憲法、看兩岸關係條例、看新聞正反說法、看電視、看現場連線、看討論、看PTT文章留言......(感謝FB大家不停轉貼文章)(韓劇消遣都暫停T_T)。

這事件能在最短時間內傳播這麼快、動員這麼多、讓大家寫文章討論、讓教授們義務到場演講、讓醫療人員紛紛到場駐診、短短時間就募得633萬沒有被捲款逃走,真的很不容易。

我google領導這次學運的林飛帆、陳為廷、魏揚(首次google非韓星。看了他們幾年前的演說影片們,了解他們的為人和過去,恩愛的部分也有follow到)。他們幾位多年不間斷的投入社會議題行動,隨手google都能看到他們這幾年的學運的相關經驗(最早開始於他們還是高中生、大學生的年紀),能把對政治的熱情燃燒這麼久不被現實擊垮(或對政府失望)我佩服。真正的失望是放棄,是冷漠,是獨善其身,包袱款款回頭顧自己(我身邊那些參與過政治的,都已變成這樣的人)。

他們從去年便持續在會場關注服貿(更早從2008年野草莓學運便關注兩岸議題),發現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粗糙且未開放監督,堅持應該先立法才能審查服貿協議,提出四項訴求:第一點:退回服貿協議(重新逐條審查)。第二點:制定兩岸監督條例(我們要的是專法不是行政命令)。第三:一定要先立法再審查(否則還是行政命令)。第四:召開公民憲政會議來討論台灣現在憲政危機(回到根本問題)。

退回服貿並不是拒絕開放貿易往來(事實上ECFA通過後,民間觀光、淘寶、PPS、微博、演藝圈早就往來得嚇嚇叫,很多人受益),而是需要有個可以監督服貿審查的法條,讓政府向人民解釋,讓全民一起關心、決定這個攸關自己未來權利的條約。

馬總統堅持依法不能逐條審查。既然如此,就該公開配套措施,讓全民安心。

於是我開始從研究服貿協議轉向研究法條,想明白為何無法逐條審查、想明白這次訴求的始末。只有深入了解,才能明白立場,明白怎麼做才好。

一旦深入研究法條,很容易陷入憂鬱情緒,會看見很多法條已不合時宜,需要一審再審,一修再修。如,以前離婚要有三張驗傷單才能成立(還有家醜不可外揚的包袱,離不成婚,結果轉向外遇引起更多災難),可以想見保障婚姻的條文有多沙文有多迂腐(還有很多大家正在爭議的法條不贅述)......

(全文未完,詳見:貴婦奈奈的福態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