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在孩子入睡後,滑著手機的同時,從好友的臉書上,看到最近吵得沸沸揚揚地勞基法修法的新聞,看完心裡真的有說不出的失望和難過。

原以為勞基法應該是要保障勞工的權益,所謂的修法,應該是要越修越好的,怎麼會越修越退步?越修越回去了?

坦白說,有了孩子之後,關注時事新聞的時間少了很多,一方面是真的也沒太多時間可以看新聞,另一方面則是一種逃避的鴕鳥心態,太多令人難過的社會新聞、太多令人失望的政客,每每看完後都會讓心情久久難以平復,所以乾脆關上電視、閉上眼睛,選擇不聽也不看。

但就算不看新聞,還是偶爾能透過臉書動態,知曉天下大小事。我並沒有想要寫些評論時事的心得感想,這些之於我來說實在太遙遠,遠到我無能為力,只能透過文字抒發一下身為勞工的無奈,和身為職業婦女的悲哀。

「妳平日可以臨時加班嗎?」

「如果公司需要安排妳出差,妳可以配合嗎?」

「假日如果臨時公司有活動,妳可以支援嗎?」

當我生完蜜蜜後,重新踏入職場找工作時,面試主考官一連串丟來的這些問題,看似再稀鬆平常不過。如果是單身時沒孩子的我,一定不會覺得這些問題到底哪裡出了問題?甚至有可能為了爭取工作機會,還會積極地拼命點頭回答說YES!

但在有了孩子之後,面對面試主管的這些提問,每一道問題的重量都沉重地令我難以負荷,像是一把利刃刺在胸口,有好多聲音卡在喉嚨裡,想說卻說不出口。像是把孩子和工作放到天秤的兩端,逼著妳做出選擇 。

那次的面試,我看到了職業婦女的糾結掙扎,選了天秤另一端的孩子,面試主管皺眉的表情,彷彿像是在宣告妳是個不合格的員工;選擇天秤另一端的工作,那誰又能還我填補不回來的親子家庭時間?

我沒花太多力氣多做解釋回答,只能在沉默不語後轉身說掰掰。

試想,誰會錄取一個每一個問題都SAY NO的員工?

但在有了孩子之後,我的「NO」比任何時候說得都還要堅決!

因為清楚地明白孰輕孰重,這是自己內心的一把尺所衡量出來的價值觀,不能配合臨時加班或出差,並不意謂著工作不努力、不認真、不上進,而是會在有限的時間內,發揮自己最大的潛能認真積極工作。

然而,在台灣的就業環境裡,一個不能隨時配合公司需求加班、無法自由出差的員工,身上就會被貼上「不及格員工」的標籤,「升遷加薪」根本是連想都不用想的事。更別說是因為孩子的突發狀況,或是遇到學校腸病毒停課,時不時就得硬著頭皮臨時請假或是準時打卡下班。如果是母奶媽媽,還得等抽出工作空檔時間才能趕緊去擠奶,遇到沒有哺乳室的公司,只能躲在會議室、倉庫、廁所擠奶,擠奶時還不能動作太慢,必須加快動作趕快擠完奶趕快上工,深怕被同事或主管誤以為是在「打混摸魚」。

以孩子為第一優先考量難道錯了嗎?我想應該不會有人直截了當地跟你說這是錯的,但站在公司的角度而言,無法配合公司需求加班,或是臨時請假把自己的工作量轉嫁到同事身上,就是錯!

在這個不友善的職場環境中,我們似乎只能不斷犯錯。因為工作忙晚接孩子,孩子一臉不悅,似乎在埋怨著為什麼他是最後一個被接走的?卻也只能無奈地對孩子說聲抱歉。而當學校或保母打電話來說孩子發燒了,雖然心裡頭也對同事有千百個過意不去,但沒後盾的職業婦女,一想到不舒服的孩子在等著自己,也只能默默低著頭向主管遞出假單,在轉身離開辦公室後,就想立刻光速飛奔到孩子身邊好好抱抱他們。

有些人說,等孩子上小學之後,比較不會那麼常生病感冒,情況可能會好轉許多。但小學生四點多就下課,下班最快也要六點過後,這段時間孩子又該何去何從?

才藝班?安親班?共學?

孩子只能換過一個又一個地方,從學校換到了安親班,從安親班換到了才藝班,眼巴巴地等著爹娘下班來領小孩。

忘記了曾有哪一個立委提出解決方案,要求讓小學生也留校到七點,好讓家長「更方便」下班後接小孩,變相要學校老師也跟著「加班」,來迎合大環境的需求。荒謬的政策、醫頭不醫腳的解決方案,卻也只能輕聲嘆息。

不負責任的官員,回答也總是令人百般心寒。只有在選舉時,他們才會說出那些聽起來很有「希望」的改革政策。但在換了位置之後,換來的答案。卻彷彿在告訴妳,這是妳家的事,妳自己選擇要生孩子的,妳自己選擇要上班工作的,妳自己家的事,妳要自己想辦法解決!

是啊!我們不都是靠自己想辦法解決嗎?

面對這樣惡劣的工作環境,我們還能做些什麼呢?

問號飄蕩在空氣中,在冬天的夜裡凝結住。